当前位置:首页 > 赘婿 > 第九七七章 绵藏锦绣剑与刀(四)

第九七七章 绵藏锦绣剑与刀(四)

    晚风吹过,气候温暖。白色的衣裙在水里翻腾。

    宁忌从假山后探出头来,伸手挠了挠后脑勺。

    他身体健康、正值年少,又在战场之上真真正正地经历了生死搏杀,清醒的头脑与敏锐的反应如今是最基本不过的素质。脑袋里或许有些胡思乱想,但对于曲龙珺在干嘛,他其实第一时间便有了认知轮廓。

    小贱狗想不开要跳河,这倒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情。这家伙心气郁结、气息不畅,连带着身体不好,整日郁郁寡欢,心里乱七八糟的东西明显不少。当然,作为十四岁的少年人,在宁忌看来所谓敌人无非也就是这么一个东西,要不是他们想法扭曲、精神错乱,怎么会连点是非对错都分不清楚,非得跑到华夏军地盘上来捣乱。

    他对于这些事情的成因想不清楚,也懒得去想,这些傻瓜随时随地疯了、内讧了、bào zhà了、自杀了……他若听到,也会觉得是极其合理的事情。

    唯独这小贱狗突然死在眼前让他觉得有些尴尬。

    今日入夜出门时,假想之中还有两拨坏人在,他还想着大展宏图“哈哈哈哈”一番。与侯元顒聊完天,发现那位黄山不见得会变成坏人,他心想没有关系,放一放就放一放,这边还有另外一帮贱狗正要做坏事。谁知道才过来,作为坏蛋主角的曲龙珺就直接往河里一跳……

    这种情况下,自己不救她,闻寿宾的阴谋破产了。自己只能提前将他抓住,然后请军队中的叔叔伯伯介入,才能拷问出他其余几个“女儿”的身份,反正乐子不是自己的了。

    而若是跑过去救下她,自己身份也暴露了,闻寿宾会察觉到不对,那么为了不出问题,也只能立马将宅子里的贱狗们全都拿下……自己的“哈哈哈哈”还没开始练,仍旧是到了头。

    “……”

    我看你这是在针对我心魔之子龙傲天……

    他纠结片刻,走到河水边,眼见那水中的扑腾变得微弱,脑中闪过了许多个念头,最终捏着喉咙清了清嗓子。

    “救命啊……咳咳,小姐跳水……小姐投河自尽啦!救命啊,小姐投河自尽啦——”

    正处于变声期的公鸭嗓艰难地模仿着丫鬟的声音,尖锐地响起来。旋即,迅速奔离。

    ****************

    几名下人手忙脚乱地将曲龙珺救上来后,女人已经因为呛水处于昏迷状态。救治的过程一塌糊涂,但总算保下了对方的性命。不多时还请来了附近的大夫为曲龙珺做进一步的问诊。

    下方忙忙碌碌的过程里,宁忌坐在木楼的屋顶上,神情严肃,并不开心。

    华夏军zào fǎn之后十余年的艰难,他自有意识起,也是在这等艰难当中成长起来的。身边的父母、兄长对他固然有所保护,但在这保护之外,反映出来的,自然也就是无比残酷的现状。

    某位儿时朋友从某个时刻起,忽然没有出现过,一些叔叔伯伯,曾经在他的记忆里留下了印象的,许久之后才想起来,他的名字出现在了某座墓园的石碑上。他在幼年时期尚不懂得牺牲的涵义,待到年纪渐渐大起来,这些有关牺牲的回忆,却会从时间的深处找回来,令少年感到愤怒,也更加坚定。

    他对于敌人,没有丝毫的同情。西南大战在战场上的半年多时间,他救人、杀人都是坚决无比,女真人与南方汉人并不一样的外在令他能够清晰地辨认这种情绪,让他清晰地爱也清晰地恨。

    对于曲龙珺、闻寿宾原本也是这样的心态,他能在暗中看着他们所有的阴谋诡计,加以嘲笑,因为在另一边,他心中也无比清楚地知道,一旦到了需要动手的时候,他能够毫不犹豫地杀光这帮贱狗。

    这原本应该是一件纯粹让他感到愉悦的事情。

    采用迂回的手法救下了曲龙珺,此时冷静下来想想,却让他的心中微微的感到不舒服起来。

    敌人并不坚定,自己将来杀还是不杀,她若有什么隐情在,自己考虑还是不考虑?少年是不愿意考虑的,可父母兄长从小的教育却让他的心中或多或少有些膈应。若是打击对方还得讲究手法,杀闻寿宾而不能杀曲龙珺,那跟交给情报部、内务部处理有什么不同?

    下意识地救下曲龙珺,是为了让这帮坏人继续肆无忌惮地做坏事,自己在关键时刻从天而降让他们后悔不已。可坏人坏得不够坚定,让他幻想中的期待感大减,自己之前脑子发昏了,为什么没想到这点,她要死让她淹死就好了,这下可好,救了个敌人。

    曲龙珺的自杀俨然在他潜意识里喂了一坨屎。他坐在楼顶上的黑暗里,看着远处灯火延绵的成都城区,郁闷地想着这一切。闻寿宾跟什么山公搭上了线,也不知道跑哪去了,这个时候还没有回来,要不然等他回来自己就动手打他一顿得了,然后交给情报部——也不行,他们只是心怀恶意私下串联,如今还没有做出什么事来,交过去也定不了罪。

    要不然下去把那女人再扔进河里让她淹死算了,反正她看起来消极怠工,当坏人都不卖力。而且是自己出声救了她,现在让她淹死就算扯平,道理上这么说很显然是没错的……

    但当然不能这样做。

    ……妈的,这边没意思了!

    少年盘膝而坐,偶尔摸摸手中的刀,偶尔看看远处的灯火,分外烦恼。此时成都城一片灯火迷离,城市的夜色正显得繁华,许许多多的坏人就在这样的城池中活动着,宁忌想起父亲、瓜姨,旋即又想起兄长来,如果能够向他们做出询问,他们必然能给出有用的看法吧?

    也不对,或许会觉得自己为了个小姑娘,丢掉了原则。

    还有一个月就要正式到达十四岁,少年的烦恼在这片灯火的掩映中,愈发惘然起来……

    ***************

    温暖的夜风伴随着点点灯火拂过城市的上空,偶尔吹过古旧的小院,偶尔在有了年头树海间卷起阵阵波涛。

    夜风并不以好坏来分辨人群,戌亥之交,成都的夜生活正步入最繁华的一段时间——这年月里拥有夜生活的城市不多,外来的行商、儒生、绿林人们只要稍有积蓄,大多不会错过这个时间段上的城市乐趣。

    人群在城池当中最为热闹的几处集市汇聚。

    华夏军占领成都之后,对于原本城市里的青楼楚馆并未取缔,但由于当初逃走者不少,如今这类烟花行业尚未恢复元气,在此时的成都,仍旧算是物价虚高的高档消费。但由于竹记的加入,各种档次的小戏院、酒楼茶肆、乃至于五花八门的夜市都比往日繁华了几个档次。

    对于此时生活匮乏的人们来说,即便是在夜市上美美地逛上几个来回,也已经算得上是值回票价的一趟旅行,至于各类物美价廉的食物、小吃,更是能让外来的观光者们大快朵颐、频呼过瘾。

    曲龙珺跳入河里的当时,闻寿宾正与“山公”麾下的几名儒生在城池东面的市集上等待着接下来的一场聚会与接见。在这等待的过程里,他们不免品尝一番美食,随后对于华夏军助长的奢靡之风进行一番批评和议论。

    “……西南这头,若论宁毅在华夏军内外推行的两套手法,委实称得上用心险恶。据我所知,他在华夏军内部厉行节俭,其军纪之森严、律法之严苛,举世罕见……可在这外头,便是他授艺手下的竹记,不断寻求这些美食做法,令说书人、戏子甚至无识文人不断追求这声色犬马之乐,我甚至听说,有华夏军搞宣传的文人在书中多写了几首诗,他也给个批注,这诗词难懂最好去掉……”

    “……严以律己、宽以待人,若用于自身固是美德。可一个大圈子,对内严苛无比,对外则以这些声色犬马讨好世人、腐蚀世人,这等行径,实在难称君子……这一次他说是大开门户,与外头做生意,刘光世之辈趋之若鹜,一批一批的人派过来,我看哪,到时候背一堆这些东西回去,什么美食啊、香水啊、瓷器啊,迟早要烂在这享乐之风里头。”

    “……刘平叔「刘光世字平叔」那边,本身就烂得厉害,一塌糊涂,可你挡不住他合纵连横,关系经营得好啊。如今天下纷乱,势力交错得厉害,到最后到底是哪家占了便宜,还真是难说得紧。”

    “……无论如何,既是敌寇之所欲,我等就该反对,华夏军说做生意就做生意,说白了便是看得清楚,这天下哪,人心不齐。刘平叔之辈这样做,迟早有报应!”

    “善。”

    “此言有理……”

    众人吃着小吃,一面前行,一面相互夸赞。闻寿宾这边除昨日送了一位“女儿”给山公外,今日又带了两名才色俱佳的“女儿”来,待会与一众身份尊贵之人见面,若能出个风头,便能真真正正地打入这片正统文人的圈子了。对于养贩瘦马为生,却饱读圣贤诗书、憧憬半生的他来说,这是人生难得的重要时刻之一,当下又恭维了一番说话人:“有理、高见……高见、有理……”

    ……

    同样的夜晚,工作终于告一段落的宁毅获得了难得的清闲。他与西瓜原本约好了一顿晚饭,但西瓜临时有事要处理,晚饭推迟成了宵夜,宁毅自己吃过晚饭后处理了一些可有可无的工作,不多时,一份情报的传来,让他找来杜杀,询问了西瓜目前所在的地点。

    “从嘉鱼那边来了几个人,有一位辈分不低,早年与师父那边有些交情,早年跟圣公那边也是有些香火情的,如今看见咱们这边情况不错,因此赶过来了。还是得好好接待一下。”

    “哦,武林前辈?”宁毅来了兴趣,“武功高?”

    杜杀眯着眼睛,神色复杂地笑了笑:“这个……倒也不好说,老人家辈分高,是有几样绝活,耍起来……应该很漂亮。”

    他这样一说,宁毅便明白过来:“那……目的呢?”

    “不好说。”

    “猜一下啊。”宁毅笑着,已经到一旁柜子去拿衣服。

    杜杀苦笑:“宁先生啊,我这搬弄是非不太好吧?”

    “正好有空,换身衣服去看看,我装你跟班。”宁毅笑道,“对了,你也认识的吧?过去不露破绽吧?”

    “老二正好也去了,我过去见一面确实可以。不过,如今这点小事,你还有兴趣呢?要是被人发现了可太尴尬。”

    “绿林前辈,听你这样一说,也是老得快死了的那种,难得一见。好了别废话,你去换身衣服,显得正式一点。”

    两人换了表演的衣服,宁毅稍作装扮,又叫上几名护卫,方才驾了马车出门。车辆经过坡地时,宁毅掀开帘子看不远处人群聚集的城市,五花八门的人都在其中活动,这样那样的敌人,这样那样的朋友,绿林间的事物,确实已经变成微不足道的小小点缀了。

    “嘉鱼那边过来的,会不会跟肖征有关系?”

    宁毅想起这件事。嘉鱼离武汉不远,那边最大一股汉军势力的领袖是肖征。

    “这事情不好说。”杜杀道,“过来的这位前辈叫做卢六同,武艺算是家传,都是手上的活,黄泥手、崩拳、分筋错骨都会一些,早年被人称为卢六通,意思是有六门绝活,但在绿林间……名气平平。圣公zào fǎn没他的事,参军抗金也并不参与,虽说是嘉鱼一带的地头蛇,但并不惹事,平素好个名声,不过名气也不大……这些年金人肆虐,还以为他已遭不幸了,近来才知道身体仍然康健。”

    既然已经决定要过去见面,对于对方的讯息,杜杀便不再隐瞒。宁毅听完后失笑:“这听起来就是个土财主嘛。”

    杜杀道:“这次过来成都,也有仈Jiǔ天了,一开始只在绿林人当中传话,说他与老寨主当年有授艺之恩,霸刀当中有两招,是得了他的指点启发的。绿林人,好吹牛,也算不得什么大毛病,这不,先造了势,今日才来递帖子。西瓜接了帖子,晚上便与老二一块过去了。”

    “真有这事?哪两招?”宁毅好奇。

    “早年老寨主游历天下,一家一家打过去的,谁家的好处没学一点?四五十年前的事了,我也不知道是哪两招。”杜杀苦笑道。

    “老岳父真是传奇人物啊……”对于那位胸毛凛凛的老岳父当年的经历,宁毅偶尔听说,啧啧称叹,心向往之。

    说话间,马车已到了西瓜与那卢六同约好了相见的地方。这是位于城南一家客栈的侧院,附近市井人物居住不少,竹记早在附近安排有眼线,西瓜、罗炳仁等人过来,也有大量亲卫随行,安全风险倒是不大。对方之所以选择这等地方见面,便是想向外界宣扬“我与霸刀真的有关系”,对于这等小心思,身居上位久了,早都见怪不怪。

    稍作通传,宁毅便跟随杜杀朝那院子里进去。这客栈的院落并不豪华,只是显得空旷,平素大概会连同里头的厅堂一道做宴席之用,此时一些女兵在附近把守。里头一帮人在厅堂内围了张圆桌落座,杜杀到时,罗炳仁从那边笑着迎出来,圆桌旁除西瓜与一名干瘦老者外,其余人都已起身,那干瘦老者大概便是卢六同。

    只见那老者在主座上“哈哈”笑了笑,从杜杀伸了伸手:“这是咱们的‘大内侍卫’来了,霸刀几位贤侄聚首,老夫今日高兴,好,好,哈哈哈哈,坐——”

    “卢老爷子,诸位英雄,久仰了。”杜杀只有一只手,稍作行礼,领着宁毅朝西瓜那边过去。宁毅与西瓜的目光微微交错,心下好笑。

    古怪的、倚老卖老的亲戚哪家哪户都会有几个,倒也算不得什么大场面,只看接下来会出些什么事情而已……13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第九七七章 绵藏锦绣剑与刀(四)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