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赘婿 > 第九四二章 大决战(六)

第九四二章 大决战(六)

    世界丰富多彩。

    在极大的地方,时间如烈潮推移,一代一代的人出生、成长、老去,文明的呈现形式浩如烟海,一个个朝代席卷而去,一个民族振兴、衰亡,成百上千万人的生死,凝成历史书间的一个句读。

    而在小的地方,每一个人的一生,都是一场浩瀚的史诗。在这世上的每一秒,成千上万的人看似微渺地活着,但他们的心思、情绪,却都同样的真实而庞大,有人欢笑喜悦、有人悲伤哭泣、有人歇斯底里的愤怒、有人默不作声地伤感……这些情绪犹如一场场地飓风与海啸,驱动着平凡的身躯平凡地前行。

    我们这世间的每一秒,若用不同的视角,截取不同的切面,都会是一场又一场庞大而真实的叙事诗。无数人的命运延伸、因果交织,碰撞而又分开。一条断了的线,往往在不知名的额远方会带出奇特的果。这些交织的线条在多数的时候混乱却又均匀,但也在某些时刻,我们会看见无数的、庞大的线条朝着某个方向汇聚、碰撞过去。

    武振兴元年,四月二十三,汉中城外的夕阳,像是吸饱了硝烟的味道,在云霞中透出瘆人的灰黑色来。晚霞并不壮丽,那只是她平凡而又在这片天地间重复了无数次的普通面貌。

    将这片夕阳下的城池纳入视野范围时,麾下的军队正在迅速地往前集结。希尹骑在战马上,风声吹过猎猎锦旗,与人声混杂在一起,庞大的战场从混乱开始变得有序,空气中有马粪与呕吐物的味道。

    战场的气氛正一如既往地在他的眼前变得熟悉,数十年的征战,一次又一次的沙场点兵,林立的刀qiāng中,士兵的呼吸都显出肃杀而顽强的气息来。这是完颜希尹既感到熟悉却又已然开始陌生的战阵。

    士兵集结的速度、阵列中散发的精气神令得希尹能够很快地理解眼前这支部队的成色。女真的队伍在自己的麾下成熟而可怕,四十年来,这支队伍在养出这样的精气神后,便再未遭遇同等的对手。但随着这场战争的推移,他逐渐体会到的,是许多年前的心情

    那时候的女真战士抱着有今天没明日的心情投入战场,他们凶狠而激烈,但在战场之上,还做不到今天这样的如臂使指。阿骨打、宗翰、娄室、宗望等人在战阵上歇斯底里,豁出一切,每一场战争都是关键的一战,他们知道女真的命运就在前方,但当时还不算成熟的他们,并不能清晰地看懂命运的走向,他们只能全力以赴,将剩余的结果,交给至高的天神。

    他们在战斗中学习、逐渐成熟,于那命运的走向,也看得愈发清楚起来,在灭辽之战的后期,他们对于军队的使用已经愈发熟练,命运被他们紧握在掌间——他们已经看清楚了世界的全貌,一度心慕南面汉学,对武朝保持尊敬的希尹等人,也渐渐地看清楚了儒家的利弊,那中间固然有值得尊敬的东西,但在战场上,武朝已无力反抗天下大势。

    时间走到今天,老人们已经在战火中淬炼成熟,军队也仍旧保持着锐利的锋芒,但在眼前的几战里,希尹似乎又看到了命运脱缰而走的痕迹,他固然可以全力以赴,但未知的东西横亘在前方。对于事情的结果,他已隐隐有了抓握不住的预感。

    唯有一点是肯定的眼前的一战,将再度变为最关键的一战,女真的命运就在前方!

    “……华夏军的阵地,便在前方五里的……芦苇门附近……大帅的军队正自西面过来,如今城里……”

    下船之后的军队徐徐推进,被人自城内唤出的女真将领查剌正跟在希尹身边,尽量详细地与他报告着这几日以来的战况。希尹目光冰冷,安静地听着。

    几乎在得知汉中以西交战开始的第一时间,希尹便果断地放弃了西城县附近对齐新翰三千余人的围剿,率领万余部队迅速上船沿汉水西进。他心中明白,在决定女真未来的这场大战前,围剿区区三千人,并不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

    下船的第一刻,他便着人唤来此时汉中城内职衔最高的将领,了解事态的发展。但整个情况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宗翰率领九万人,在两万人的冲锋前,几乎被打成了哀兵。虽然乍看起来宗翰的战术声势浩荡,但希尹明白,若具备在正面战场上决胜的信心,宗翰何必使用这种消耗时间和精力的车轮战术。

    两人携手作战几近一生,他能够明白,宗翰是何等豪迈又何等睿智之人,往前冲若真有机会,他是不会后退的。换句话说,能够将战阵厮杀四十余年的宗翰逼到这种程度,华夏军的战力之强,可见一斑。

    嘉陵江畔杀浦查,在混乱的战局中将其麾下的猛安谋克等各个中下层将领几乎斩杀一空。

    当天夜晚以不足万人的兵力偷袭宗翰大营,在跌入陷阱的情况下竟然强行挣出,之后还将追兵杀得破胆。

    四天的时间,以几乎不到两万人的兵力对阵宗翰的车轮作战,到最后呈现败迹的是宗翰的队伍,部分溃兵朝着汉中聚集,对方居然能以区区几百人的规模抢夺汉中南门,这样的进攻yù wàng与小规模作战时的决策能力,又是何等的惊人?

    “……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战马前行之中,希尹终于开了口。

    “……啊?”

    “你从战场上过来,对你的敌人,当有些想法,你觉得……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卑、卑职不知……华夏军作战悍勇,听说他们……皆是当年从西北退下来的,与我女真有深仇大恨,想是那心魔以妖法蛊惑了他们,令他们悍不畏死……”

    “……”希尹没有看他,也没有说话,又过了一阵,“城内铁炮、dàn yào等物尚存多少?”

    “卑职……只能估个大概……”

    “完颜庾赤。”希尹没有再等待汇报,直接叫了弟子的名字。

    一旁四十出头的中年将领靠了过来“末将在。”

    “三件事,你代我去办。”

    “是。”

    “第一,你带一千人入城,协助城内官兵,加强汉中城防,华夏军正由芦苇门朝北进攻,你安排人手,守好各通道、城墙,如再有城们易手,你与查剌同罪。”

    “是。”

    “第二件,清点城内所有火炮、dàn yào、gōng nǔ、战马,除防御汉中必须的人手外,我要你组织好人手,在明日日出前,将物资运到城外战场上,如果人手实在不够,你到这里来要。”

    “是。”

    “第三件……”战马上希尹顿了顿,但随后他的目光扫过这苍白的天与地,还是果断地开口道“第三件,在人手充足的情况下,集合汉中城内居民、百姓,驱赶他们,朝南面芦苇门华夏军阵地聚集,若遇反抗,可以杀人、烧房。明日清晨,配合城外决战,冲击华夏军阵地。这件事,你处理好。”

    战马之上,完颜庾赤领命“是。”他的目光倒是有些犹豫地转了转,但随即接受了这一事实。在宗翰大帅以九万兵力疲惫华夏军四日的情况下,希尹做出了正面厮杀的决定。这果断的决定,或许也是在应对那位人称心魔的华夏军首领杀出了剑门关的消息。

    ——若拖到几日之后,那心魔到来,事情会更加热闹,也更加麻烦。

    两人领命去了。

    前方城墙蔓延,夕阳下,有华夏军的黑旗被纳入这边的视野,城墙外的地面上斑斑点点的血迹、亦有尸体,显示出不久前还在这边爆发过的血战,这一刻,华夏军的战线正在收缩。与金人军队遥遥相望的那一端,有华夏军的战士正在地面上挖土,大部分的身影,都带着厮杀后的血迹,有的人身上缠着绷带。

    面对着完颜希尹的旗帜,他们大部分都朝这边望了一眼,透过望远镜看过去,那些身影的姿态里,没有畏惧,只有迎接作战的坦然。

    这天下间与女真人有血仇者,何止千万。但能以这样的姿态面对金军的队伍,以前不曾有过。

    他们已经经历四日的厮杀了,甚至于将宗翰率领的军队划得支离破碎。

    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他们尚有余力吗?

    希尹在脑海里思考着这一切。

    数十年来,他们从战场上走过,汲取经验,获得教训,将这世间的万事万物都纳入眼中、心中,每一次的战争、幸存,都令他们变得更加强大。这一刻,希尹会想起无数次战场上的烽烟,阿骨打已逝、吴乞买弥留,宗望、娄室、辞不失、银术可、拔离速……一位又一位的将领从他们的生命中走过去了,但这一刻的宗翰乃至希尹,在战场之上确实是属于他们的最强状态。

    时间走过数十年,这一刻,他仍旧只能全力以赴,将未知的命运,交给至高的天神。

    汉中的城墙也并不壮丽巍峨,一片普通的土石城墙,城墙外的原野青黄参差,士兵的穿着以土色为主,兼有青绿的点缀,血腥的味道一如既往地让人觉得难闻。

    刘沐侠是在傍晚时分抵达汉中城外的,跟随着连队抵达之后,他便随着连队成员被安排了一处阵地,有人指着东面告诉大家“完颜希尹来了。如果打起来,你们最好在前面挖点陷马坑。”

    “挖陷马坑就行了吗?”班长向连长请示。

    “你们今晚就负责挖坑,保留体力,注意休息。能不能睡要看对面的意思。”

    疲劳与痛楚正在身体内聚集,但在可以忍受的限度内,战友们说起第五军突破剑门关的时候,刘沐侠抬头看了看东面的金兵踪迹。纵然只是华夏第七军中的一名普通士兵,他也知道,决战即将到来了。

    于是吃过晚饭后,他便安静地开始挖坑。

    他并不畏惧完颜宗翰,也并不畏惧完颜希尹。

    他是西北人,西北的生活环境自来粗砺,也是因此,他自小便生活在一片充满了杀人犯、马匪、骗子的天地里。

    家人很早就去世了。他对于家人并没有太多的情感,类似的情况在西北也从来算不得稀罕。华夏军来到西北,面对西夏打出第一场胜仗之后,他去到小苍河,加入外界认为的穷凶极恶的黑旗军,“混一口饭吃”。

    华夏军的内部,是与外界猜想的完全不同的一种环境,他不清楚自己是在什么时候被同化的,或许是在加入黑旗之后的第二天,他在凶狠而过度的训练中瘫倒,而班长在深夜给他端来那碗面条时的一刻。

    又或许是在一次次的巡逻与训练中相互合作的那一刻。

    又或者是在他完全不曾料到的小苍和三年厮杀中,给他端过面条,也在一次次训练中给他撑起过后背的战友们牺牲的那一刻。

    “……我原本是……汴梁人,家里就在黄河边上的村子里,我有个老婆,有个女儿的,家里还有老人……女真人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了……”

    他偶尔能够想起身边战友跟他诉说过的美好中原。

    他其实没有触动,他生命的前十余年,都生活在混乱与朝不保夕的西北边疆,他的家人死去了,他都不知道该为何而哭,世上真有中原那般美好的一切吗?他不知道。

    他只是喜欢在小苍河的生活,他们在山谷里并肩作战,在大坝上杀退一**据说穷凶极恶的敌人,他们一起欢呼,他们的生存有着温暖的内在,这些曾经有过光怪陆离不同生活的人,与他成为战友、成为家人。

    他们都死了。

    他会想起小苍河三年厮杀,最后那段时间里,宁毅在告别逝者时时常与人们说的话。

    “……这个世界上,有几百万人、上千万人死了,死之前,他们都有自己的人生。最让我伤心的是……他们的一生,会就这样被人忘掉……今天在这里的人,他们反抗过,他们想像人一样活着,他们死了,他们的反抗,他们的一辈子会被人忘记,他们做过的事情,记得的东西,在这个世界上荡然无存,就好像……从来都没有过一样……”

    就好像从来都没有过一样……

    刘沐侠因此时常想起汴梁城外黄河边上的那个村子,战友家中的老人,他的老婆、女儿,战友也已经死了,那些记忆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包括班长给他端来的那碗面,包括他们一次次的并肩作战。这些事情,有一天都会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身上有痛楚,也有疲劳,但没有关系,都能够忍受。他沉默地挖着陷马坑。

    夕阳已渐渐落下了,夕阳每一天都这样落下,他加入黑旗军的第二天,没能在太阳落山前做完训练的科目,班长就在这样的黑暗中逼着他往前跑,他在心中告诉自己,不能翻脸,可以等到明天偷了东西再走……这天晚上他饿着肚子,而班长给他端来了一碗面条,面条里甚至有着一颗好吃的鸡蛋。

    那是多年前的小苍河了,谷地之中甚至没能完全建设好,他们有时候要在操场上平地,水坝正一步一步被构筑完全。而今天的小苍河,已是一片荒山,他们存在的痕迹,被抹掉了。

    班长朝女真人挥出了那一刀。

    而女真人竟然不知道这件事。

    ……

    这不对。

    夜幕渐渐降临了,星光稀疏,月亮升起在天空中,就像是一把刀,劈在汉水江畔的天空中。

    汉中以西的平原上,不知什么时候炮声密集地响起来,战士的厮杀与对冲掩映在火光里。

    朝着汉中城赶过来的女真部队与华夏军部队正在黑夜之中相互穿插、厮杀遍地。

    大量的女真部队被茫然地打散在原野上,亦有华夏军的队伍在黑夜之中陷入苦战。

    千万人的厮杀,成千上万的人,有着成千上万的人生与故事。

    四月二十一,完颜撒八一度率领骑兵向华夏军展开了以命换命般的猛烈突袭,他在负伤后侥幸逃遁,这一刻,正率领部队朝汉中转移。他是完颜宗翰的子侄,在长达三十年的时间里跟随宗翰作战,相对于银术可、拔离速等人,他虽然逊于天资,但却向来是宗翰手上计划的忠实执行者。

    女真人好不容易从那样艰难的生存环境中厮杀出来,他跟随英雄而战,这一刻,他也不吝于为英雄而死。

    宗翰已经与高庆裔等人汇合,正试图调动庞大的军队朝汉中集结。征战沙场数十年,他能够明显感觉到整支大军在经历了之前的战斗后,力量正迅速下降,从平原往汉中蔓延的过程里,部分二度集结的军队在华夏军的穿插下迅速崩溃。这个夜晚,唯独希尹的抵达,给了他些许的安慰。

    四天的作战,他麾下的部队已经疲劳,华夏军同样疲劳,但如此一来,以逸待劳的希尹,将会获得最为理想的战机。

    拔离速已死,但宁毅还过不来。

    这一天晚上,望着天空中的月色,宗翰将随身的烈酒洒向大地,悼念拔离速时。

    这漫长的一生征战啊,有多少人死在路上了呢……

    这个夜晚,大量的军队都在路上冒险厮杀向前,完颜设也马在黑夜中试图振奋与鼓舞起士气,这位已经逐渐成熟的冰原狼,不愿意错过即将发生在汉中城下的一战。

    他的一生,都在憧憬着父辈那样的英雄,直到兄弟的死去,他才渐渐明白了成为那样的英雄所需要的特质。这一刻华夏军的强大令他感到瞠目结舌,也让他真正的感到热血沸腾,若没有了这样的敌人,他的名字,又如何有可能名留青史呢?

    有些人的故事会在历史上留下痕迹,但之于人生,这些故事并无高下之分。

    随着金人将领征战厮杀了二十余年的女真战士,在这如刀的月色中,会想起家乡的妻儿。跟随金军南下,想要趁着最后一次南征求取一番功名的契丹人、辽东人、奚人,在疲惫中感受到了恐惧与无措,他们秉着富贵险中求的心态随着大军南下,英勇厮杀,但这一刻的西南成为了难堪的泥沼,他们抢掠的金银带不回去了,当初tú shā劫掠时的喜悦化为了悔恨,他们也有着怀念的过往,甚至有着牵挂的家人、有着温暖的回忆——谁会没有呢?

    但许许多多的中原人、西北人,已经没有家人了,甚至连记忆都开始变得不那么温暖。

    这个夜晚,又有一支又一支的华夏军部队,陆续抵达了汉中城的芦苇门外。他们已经经历轮番的厮杀,战士们身上大都带着或轻或重的伤势,但女真人的溃败,会给人无穷的力量。一些部队甚至做出了偷袭西面或者北面城墙的尝试,当然,没能轻易成功。

    抵达汉中战场的部队,被参谋部安排暂做休息,而少量队伍,正在城内往北穿插,试图突破街巷的封锁,进攻汉中城内更为关键的位置。

    入夜之后,陈亥走进参谋部,向旅长侯烈堂请示“女真人的部队皆是北人,完颜希尹已经抵达战场,但是不进行进攻,我认为不是不想,实则不能。眼下正值汛期,他们乘船北上,必有风浪,他们许多人晕船,因此只能明天展开作战……我认为今夜不能让他们睡好,我请战夜袭。”

    “晕船的事情我们也考虑了,但你以为希尹这样的人,不会防着你半夜偷袭吗?”

    “那也不能让他们睡好,我可以让手下的三个营轮番出战,搞大声势,总之不让睡。”

    “……有道理,秦军长查夜去了,我待会向报告,你做好准备。”

    “是。”陈亥敬礼。

    走出简陋的参谋部,月亮像是要从天空中落下,陈亥不笑,他的眼中都是十余年前开始的风雪。十余年前他年纪尚青,宁先生一度想让他成为一名说书人。

    “文明的传续,不是靠血缘。”

    “女真人过来,很多人死了,很多人整族都没有了。郑一全的血脉是没有留下来,但是临死的时候,你在旁边,你就把他传下去了……尽量把故事传下去……”

    那一天,宁先生跟年纪尚幼的他是这样说的,但其实这些年来,死在了他身边的人,又何止是一个郑一全呢?而今天的他,有着更好的、更有力的将他们的意志传续下去的方法。

    在这世上,有一些特殊的时刻,千千万万的线会朝着一个人的身上聚集过去,它会变得单薄,会变得重要。有些线会断,有些线又会被旁观者们背负起来,继续前行。血脉的延续、民族的更替、国家的兴亡,万物争杀,从来都是这样的。

    刘沐侠挖完陷马坑,默默地打磨了自己的刀。

    有人清点火雷与shǒu liú dàn,传递过来。

    陈亥带着一个营的士兵,从营地的一侧悄然出去。

    哨卡更替,有些人得到了休息的空闲,他们合衣睡下,枕戈待旦。

    “我有点睡不着……”

    有人轻声说话。

    “我跟你们说啊,我还记得,十多年以前的中原啊……”

    十多年以前的中原啊……从那一刻过来,有多少人哭泣,有多少人呐喊,有多少人在撕心裂肺的痛楚中浴血前行,才最终走到这一步的呢……

    每一个人的故事,都很平凡,一个人的死亡,在千千万万人的死亡当中,显得是那样的微不足道。但又有谁的生命与回忆,不是一副跌宕起伏的史诗呢?

    火焰与煎熬已经在地面下剧烈冲撞了许多年,无数的、庞大的线条汇聚在这一刻。

    熔岩正爆发开来——

    ……

    陈亥发动了夜袭,与希尹安排的斥候伏兵在汉江边上厮杀开来,喊杀震天,一轮一轮的连绵不绝。

    营地中的女真战士不时被响起的声音惊醒,怒火与焦虑在聚集。

    夜深的时候,希尹走上了城墙,城内的守将正向他报告西面原野上不断燃起的战火,华夏军的部队从西北往东南穿插,宗翰部队自西往东走,一处处的厮杀不停。而不止是西面的原野,包括汉中城内的小规模厮杀,也一直都没有停下来。也就是说,厮杀正在他看见或者看不见的每一处进行。

    希尹扶着城墙,沉吟良久。

    “……他们不用睡觉啊?”

    他轻声叹息。

    他们面对的华夏军,只是两万人而已。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第九四二章 大决战(六)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