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赘婿 > 第九三六章 天光咆哮 暗火横流(下)

第九三六章 天光咆哮 暗火横流(下)

    那帮草原人,正在往城里头扔尸体。”

    天空阴霾,云黑压压的往下沉,老旧的院落里有雨棚,雨棚下堆放着大大小小的箱子,院子的角落里堆放柴草,屋檐下有火炉在烧水。力把儿打扮的汤敏杰带着宽檐的帽子,手中拿着茶杯,正坐在檐下与卢明坊低声通气。

    卢明坊的穿着比汤敏杰稍好,但此时显得相对随意:他是走南闯北的商贾身份,由于草原人突如其来的围城,云中府出不去了,陈积的货物,也压在了院子里。

    “扔尸体?”

    “有人头,还有剁成一块块的尸体,甚至是内脏,包起来了往里扔,有些是带着头盔扔过来的,反正落地之后,臭气熏天。应该是这些天带兵过来解围的金兵头头,草原人把他们杀了,让俘虏负责分尸和打包,太阳底下放了几天,再扔进城里来。”汤敏杰摘了帽子,看着手中的茶,“那帮女真小纨绔,看到人头以后,气坏了……”

    “往城里扔尸体,这是想造瘟疫?”

    “造不起来。”汤敏杰摇头,“尸体放了几天,扔进来以后清理起来是不容易,但也就是恶心一点。时立爱的安排很妥当,清理出来的尸体当场火化,负责清理的人穿的外衣用开水泡过,我是运了石灰过去,洒在城墙根上……他们学的是老师的那一套,就算草原人真敢把染了疫病的尸体往里扔,估计先染上的也是他们自己。”

    “……弄清楚城外的状况了吗?”

    “我打探了一下,金人那边也不是很清楚。”汤敏杰摇头:“时立爱这老家伙,稳健得像是茅坑里的臭石头。草原人来的第二天他还派了人出去试探,听说还占了上风,但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没多久就把人全叫回来,强令所有人闭门不许出。这两天草原人把投石机架起来了,让城外的金人俘虏围在投石机旁边,他们扔尸体,城头上扔石头反击,一片片的砸死自己人……”

    汤敏杰将茶杯放到嘴边,忍不住笑起来:“嘿……小崽子们气坏了,但时立爱不发话,他们就动不了……”

    卢明坊喝了口茶:“时立爱老而弥坚,他的判断和眼光不容小觑,应当是发现了什么。”

    “两边才开始交手,做的第一场还占了上风,接着就成了缩头乌龟,他这样搞,破绽很大的,往后就有可以利用的东西,嘿……”汤敏杰扭头过来,“你这边有些什么想法?”

    “首先是草原人的目的。”卢明坊道,“云中府封了城,现在外头的消息进不来,里面的也出不去。按照目前拼凑起来的消息,这群草原人并不是没有章法。他们几年前在西面跟金人起摩擦,一度没占到便宜,后来将目光转向西夏,这次迂回到中原,破雁门关后几乎当天就杀到云中,不知道做了什么,还让时立爱产生了警惕,这些动作,都说明他们有所图谋,这场战斗,并非无的放矢。”

    卢明坊继续道:“既然有图谋,图谋的是什么。首先他们拿下云中的可能性不大,金国虽然说起来浩浩荡荡的几十万大军出去了,但后边不是没有人,勋贵、老兵里人才还很多,各地理一理,拉个几万十几万人来,都不是大问题,先不说这些草原人没有攻城器械,就算他们真的天纵之才,变个戏法,把云中给占了,在这里他们也一定呆不长久。草原人既然能完成从雁门关到云中府的用兵,就一定能看到这些。那如果占不了城,他们为了什么……”

    他掰着手指:“粮草、军马、人力……又或者是更加关键的物资。他们的目的,能够说明他们对战争的认识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如果是我,我可能会把目的首先放在大造院上,如果拿不到大造院,也可以打打其余几处军需物资转运囤积地点的主意,最近的两处,譬如红山、狼莨,本就是宗翰为屯物资打造的地方,有重兵把守,但是威胁云中、围点打援,那些兵力可能会被调动出来……但问题是,草原人真的对火器、军备了解到这个程度了吗……”

    汤敏杰静静地看着他。

    卢明坊接着说道:“了解到草原人的目的,大概就能预测这次战争的走向。对这群草原人,我们也许可以接触,但必须非常谨慎,要尽量保守。眼下比较重要的事情是,如果草原人与金人的战争继续,城外头的那些汉人,也许能有一线生机,我们可以提前策划几条线路,看看能不能趁着两边打得焦头烂额的机会,救下一些人。”

    汤敏杰静静地听到这里,沉默了片刻:“为什么没有考虑与他们结盟的事情?卢老大这边,是知道什么内情吗?”

    “老师说过话。”

    “嗯?”汤敏杰蹙眉。

    卢明坊坐了下来,斟酌着想要开口,随后反应过来,看着汤敏杰露出了一个笑容:“……你一开始便是想说这个?”

    汤敏杰的眼角也有一丝阴狠的笑:“看见敌人的敌人,第一反应,当然是可以当朋友,草原人围城之初,我便想过能不能帮他们开门,但是难度太大。对草原人的行动,我私下里想到过一件事情,老师早几年装死,现身之前,便曾去过一趟西夏,那或许草原人的行动,与老师的安排会有些关系,我还有些奇怪,你这边为什么还没有通知我做安排……”

    他目光诚恳,道:“开城门,风险很大,但让我来,原本该是最好的安排。我还以为,在这件事上,你们已经不太信任我了。”

    汤敏杰坦诚地说着这话,眼中有笑容。他虽然用谋阴狠,有些时候也显得疯狂可怕,但在自己人面前,通常都还是坦诚的。卢明坊笑了笑:“老师没有安排过与草原有关的任务。”

    “你说,我就懂了。”汤敏杰喝了一口茶,茶杯后的眼神由于思考又变得有些危险起来,“如果没有老师的参与,草原人的行动,是由自己决定的,那说明城外的这群人当中,有些眼光非常长远的战略家……这就很危险了。”

    他如此说话,对于城外的草原骑士们,明显已经上了心思。随后扭过头来:“对了,你刚才说起老师的话。”

    卢明坊点头:“之前那次回西南,我也考虑到了老师现身前的行动,他毕竟去了西夏,对草原人显得有些重视,我叙职过后,跟老师聊了一阵,谈起这件事。我考虑的是,西夏离我们比较近,若老师在那边安排了什么后手,到了我们眼前,我们心里多少有个数,但老师摇了头,他在西夏,没有留什么东西。”

    “……这跟老师的行事不像啊。”汤敏杰蹙眉,低喃了一句。

    “老师后来说的一句话,我印象很深刻,他说,草原人是敌人,我们考虑怎么打败他就行了。这是我说接触一定要谨慎的原因。”

    汤敏杰低头沉思了许久,抬起头时,也是斟酌了许久才开口:“若老师说过这句话,那他确实不太想跟草原人玩什么远交近攻的把戏……这很奇怪啊,虽说武朝是心机玩多了灭亡的,但我们还谈不上依赖计谋。之前随老师学习的时候,老师反复强调,胜利都是由一分一毫地积累成算来的,他去了西夏,却不落子,那是在考虑什么……”

    卢明坊笑道:“老师并未说过他与草原人结了盟,但也并未明确提出不能利用。你若有想法,能说服我,我也愿意做。”

    汤敏杰摇了摇头:“老师的想法或有深意,下次见到我会仔细问一问。眼下既然没有明确的命令,那咱们便按一般的情况来,风险太大的,不必孤注一掷,若风险小些,当做的咱们就去做了。卢老大你说救人的事情,这是一定要做的,至于如何接触,再看一看吧。这帮人里若真有不世出的大人物,咱们多注意一下也好。”

    卢明坊便也点头。

    汤敏杰心中是带着疑问来的,围城已十日,这样的大事件,原本是可以浑水摸些鱼的,卢明坊的动作不大,他还有些想法,是不是有什么大动作自己没能参与上。眼下打消了疑问,心中畅快了些,喝了两口茶,不由得笑起来:

    “对了,卢老大。”

    “嗯。”

    “你说,会不会是老师他们去到西夏时,一帮不长眼的草原蛮子,得罪了霸刀的那位夫人,结果老师干脆想弄死他们算了?”

    “……你这也说得……太不顾全大局了吧。”

    “也是。”汤敏杰笑,“若真有这事,在霸刀那位夫人面前,恐怕也没几个草原蛮子活得到现在。”

    他顿了顿:“而且,若草原人真得罪了老师,老师一时间又不好报复,那只会留下更多的后手才对。”

    他这下才算是真的想明白了,若宁毅心中真记恨着这帮草原人,那选择的态度也不会是随他们去,恐怕远交近攻、打开门做生意、示好、拉拢早就一套套的上全了。宁毅什么事情都没做,这事情固然蹊跷,但汤敏杰只把疑惑放在了心里:这其中或许存着很有趣的解答,他有些好奇。

    两人商量到这里,对于接下来的事,大致有了个轮廓。卢明坊准备去陈文君那边打探一下消息,汤敏杰心中似乎还有件事情,临到走时,欲言又止,卢明坊问了句:“什么?”他才道:“知道军队里的罗业吗?”

    “知道,罗疯子。他是跟着武瑞营起事的老人,好像……一直有托我们找他的一个妹妹。怎么了?”

    “……”

    “有线索?活着?死了?”

    “……算了,我确认以后再跟你说吧。”汤敏杰犹豫片刻,终于还是这样说道。

    卢明坊点头:“好。”

    汤敏杰不说,他也并不追问。在北地这么多年,什么事情都见过了。靖平之耻已经过去那么长的一段时间,第一批北上的汉奴,基本都已经死光,眼下这类消息无论好坏,只是它的过程,都足以摧毁正常人的一生。在彻底的胜利到来之前,对这一切,能吞下去吞下去就行了,不必细细咀嚼,这是让人尽可能保持正常的唯一办法。

    两人出了院子,各自去往不同的方向。

    同一片天空下,西南,剑门关战火未息。宗翰所率领的金国部队,与秦绍谦率领的华夏第七军之间的大会战,业已展开。

    「本章完」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第九三六章 天光咆哮 暗火横流(下)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