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赘婿 > 第九二九章 转折点(六)

第九二九章 转折点(六)

    傍晚的红日,又化为漫天的星辰,复变作白日里翻腾的云霞。

    西南望远桥大胜,宗翰部队仓惶而逃的消息,到得四月间已经在江南、中原的各个地方陆续传开。

    称得上决定天下走势的一场战争,到如今呈现出与大部分人预期不符的走向,华夏军的战力与顽强,惊呆了许多人的目光。有人愕然、有人惶恐、有人从这样的战果之中感到振奋,也有人为之警惕。但无论是抱持怎样的态度和心情,只要是稍有资格在天下这片舞台上起舞之辈,没有人能对其无动于衷、漠然以对,却已是无从辩驳之事了。

    即便远隔数千里,梁山之上的两支部队也是一阵振奋,山野草寇四方来投,甚至于在祝彪、刘承宗领导的华夏军与王山月、薛长功带领的光武军之间,还因为这场大胜引起了两次小规模的摩擦与斗殴,令人哭笑不得。

    远在保定的完颜昌,则因为梁山上的蠢蠢欲动,加强了对中原一带的防御力量,提防着山东一带的这些人因被西南战况鼓舞,铤而走险搞出什么大事情来。

    更远的地方,在金国的内部,大规模的影响正在逐渐酝酿。在云中,第一轮消息传到之后,并未被人们公开,只在金国部分高门大户中悄然流传。在得知西路军的战败之后,部分大金的开国家族将家中的汉奴拉出来,杀了一批,随后很光棍地去衙门交了罚款。

    有关于西路军后撤时的惨痛消息,还要更多的时间,才会从数千里外的西南传回来,到那个时候,一番巨大的波澜,就要在金国内部出现了。

    晋地。

    马队穿过起伏的山岗,朝着山岭一侧的小盆地里转过去时,楼舒婉在中间的马车里掀开帘子,看到了下方隐约还有黑烟与余火。

    火焰肆虐了村庄与麦田,附近的军队已经过来,在一片狼藉的地方挽救着还能挽救的东西。马队越是接近,越能听见风中的哭声清晰可闻。

    “……畜生。”

    她握紧拳头,如此地咒骂了一句。

    这是三月里的一幕。

    如果不是这年春天开始发生的事情,楼舒婉或许能够从西南大战的情报中,受到更多的鼓舞。但这一刻,晋地正被突如其来的袭击所困扰,一时间焦头烂额。

    冬雪在农历二月间消融,楼舒婉一方与廖义仁一方所主导的晋地争夺战,便再度打响。这一次,廖义仁一方突然出现的异族援军以这样那样的手段拔除了楼舒婉一方的两座县镇,对方手段凶残、杀人不少,做了一番调查之后,这边才确认参与进攻的很可能是从西夏那边一路杀过来的草原人。

    这支新出现的异族佣兵作战手腕灵活,而且对战斗、tú shā的yù wàng强烈,他们两次破城,都是假扮商贾,与城中守军联络,得到许可后以少量精锐夺取城门,随后展开屠戮与烧杀。只从对方夺取城门的战斗上来看,便能确定这支部队确实是这个年月间不容小觑的作战精锐。

    二月间的夺城已经引起了楼舒婉、于玉麟一方的警惕,到得二月底,对方的作战受到了阻碍,在被识破了一次之后,三月初,这支军队又以偷袭巡逻队、传递假消息等手段先后袭击了两座小型县镇,与此同时,他们还对虎王辖地的平民百姓,展开了更为惨无人道的袭击。

    以战力灵活的小股马队、精锐猎手,往这边的村镇进行穿插,趁着夜色袭击村落,最重要的,是焚毁房屋,烧毁麦田。这样的战斗方略,在以往的战争里,即便是廖义仁也绝不敢使用,但在三月间,这边便先后遭遇了十余次这种丧心病狂的进攻。

    冬小麦往往是早一年的农历八九月间种下,到来年五月收割,对于楼舒婉来说,是复兴晋地的最为关键的一拨收成。廖义仁亦是本地大族,战场争夺你死我活,但总是指着打败了对方,能够过上好日子的,谁也不至于往百姓的麦田里放火,但草原人的到来,开启这样的先河。

    二三月间,于玉麟集结军队,又光复了两座城镇,但军队wài wéi,靠近平原的地方也受到了草原人马队的袭扰。他们籍着齐射技艺精湛,袭击较为弱势的军队,一轮射击转身就跑,拉开距离后又是一轮射击,只捏软柿子,绝不强啃硬骨头,给于玉麟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困扰。

    作为领兵多年的将领,于玉麟与不少人都能看得出来,草原人的战斗力并不弱,他们只是习惯于采取这样的战法。或许因为晋地的存亡跟他们毫无关系,廖义仁请了他们过来,他们便照着所有人的软肋不断捅刀子。对于他们来说,这是相对光棍与轻松的作战,但对于于玉麟、楼舒婉等人而言,就只有愤懑不平的心情了。

    唯一能够安慰这边的是,由于失道寡助,廖义仁的势力在正面战场上的力量已经完全敌不过于玉麟的进攻。但对方采取的是守势,即便一切顺利,要击溃廖义仁,光复整个晋地,也需要近半年的时间。但谁也不知道半年的时间这拨草原人会做出多少丧心病狂的事情来,也很难完全确认,这帮家伙如果铁了心要在晋地展开进攻,会出现怎样的情况。

    在双方接触之后的摩擦与调查里,西南的战况一条条地传了过来。负责这边事务的展五一度提醒楼舒婉,虽然在西北杀成白地之后,对于西夏等地的情况便没有太多人关注,但宁先生在来晋地之前,一度带人去西夏,探查过有关这拨草原人的动静。

    会让宁毅暗中关注的势力,这本身就是一种信号与暗示。楼舒婉也因此更为重视起来,她询问展五宁毅对这帮人的看法,有没有什么对策与后手,展五却有些为难。

    “……宁先生过来的那一次,只安排了虎王的事情,或许是不曾料到这帮人会将手伸到中原来,于他在西夏的见闻,并未与人提起……”

    楼舒婉心情正烦闷,听得这样的回答,眉头便是一凶:“滚,你们黑旗军跟那宁毅一样,好吃好喝养着你们,一点屁用都没有!”

    她遇上有关宁毅的事情便要骂上几句,有时候粗俗不堪,展五也是无奈。尤其是去年拿了对方的援助后,华夏军众人在她面前嘴短手软,只能灰溜溜地离开。面子是什么,早就无所谓了。

    宁毅对草原人的看法无从知晓,展五只得临时写信,将这边的状况报告回去。楼舒婉那边则召集了于玉麟等众人,让他们提高警惕,做好打硬仗的准备。对于廖义仁,尽量计划以最快速度解决,草原人虽然暂时战法油滑,但也必须有与对方打硬仗的心理预期,一切制衡对方游击策略的方法,现在就得做起来了。

    于是拳头收回来,对于廖家的整体作战预定时间,还被推迟到了四月。这期间楼舒婉等人在领地wài wéi展开保守防御,但村庄被袭击的景象,还是时不时地会被报告过来。

    每一处烧毁的麦田与村落,都像是在楼舒婉的心头动刀子。这样的情况下,她甚至带着属下的亲卫,将施政的中枢,都朝着前线压了过去。预备的进攻还有一段时间,私下里对廖义仁那边的劝降与游说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晋地的烽烟在鼓荡,到得四月初,气氛肃杀,因为人们忽然发现,草原人的穿插袭扰,从三月底开始,不知为何停了下来。

    一轮长时间的沉默,或许便是在为下一轮的进攻做准备,意识到这一点的楼舒婉命令军队加强了警惕,同时让前方的人打探消息。不久之后,无比诡异的消息,从廖家那边的军队当中,传过来了……

    ……

    汾阳以北,辉县,廖义仁家乡祖宅所在,混乱依然在这里持续。

    草原人是突然发难的。

    时间是在三月二十八的傍晚,由廖家主导的一场晚宴在这处大宅之中召开,不久之后,蒙古的骑队对附近的军营展开了攻击,他们擒下了部队的将军,夺取了廖家内院的各个制高点。此后,蒙古人控制廖家长达四日的时间,由于先前便有安排,附近的军备被洗劫一空,大量的草原人过来,拖走了他们此时最为看重的huǒ yào与铁炮、dàn yào等物。

    虽然看起来早有预谋,但在整个行动中,蒙古人依然表现出了许多仓促的地方,在当时很难确定他们为何选择了这样的一个时间点对廖家发难。但无论如何,此后四天的时间里,廖家的大宅中上演了种种的惨无人道的事情,廖义仁在当时尚未死去,在后世也无人同情。但在四月的上旬,他与部分的廖家人一度处于失踪的状态,由于廖家的势力陷入混乱,在当时也没有人关注蒙古人劫掠廖家之后的去向。

    四月初二,蒙古的骑队离开廖家,附近的军营遭遇了tú shā,到得初三,第一拨过来的人们发现了廖家的满地尸体,初五开始,人们陆续向楼舒婉一方转达了投降的想法。当时人们还在混乱当中不明白这一切的发生是为什么,也仍旧无法看清它会对以后的状况发生的影响。蒙古人去了哪里呢?有意识的追查初五之后才展开,而令人震惊的回馈是初十之后才传来的。

    人们在许多年后,才能从幸存者的口中,将晋地的事情,整理出一个大概的轮廓来……

    没有人知道,三月二十七的这天下午,分别名为札木合、赤老温的两名蒙古将领在晋地的房间里商议事情时,惊动了外间窗户的,是一只飞过的鸟儿,还是某位无意间路过的廖家亲族。但总之,预备动手的命令不久之后就发出去了。

    来到晋地的三个月时间,蒙古人一边作战,一边详细了解着此时整个天下的状况,这个时候他们已经知道了西南存在一股更为强大的,击溃了完颜宗翰的敌人。札木合与赤老温商议的,便是他们下一步准备做的事情,事情因为外头的动静而提前。

    待到蒙古的军队押着一帮犹如牲口般的廖家人朝北面而去,他们已经拷问出了足够多的讯息。

    行动的关键在于往日里参与廖家生意的几名管事与直属亲族。初七,一支打着廖家旗帜的商旅马队,抵达中原最北面的……雁门关。

    女真人把控雁门关,并且在实质上控制中原后,由于中原的衰败,两边的商旅来往并不多。但总是有的。廖家是有着通商资格的其中一支势力,并且在与楼舒婉、于玉麟等人展开坚决的对抗后,廖家的地位在地方军阀中,变得很高。

    这是一支由两百余人组成的大队伍,运来的货物很多,货物多,也意味着驻守关卡的军队油水会多。于是双方进行了友好的磋商:卫戍关卡的女真队伍进行了一番刁难,领队的廖家人迫不及待地抛出了一大堆珍宝以贿赂对方——这样的急切原本并不寻常,但守卫雁门关的女真将领长期泡在各方的孝敬和油水里,一时间并没有发现异常。

    两百余人从雁门关的大门进去了,在这两百余人中,随行着不少在此后会打出响亮名头的蒙古人,他们分别是:札木合、赤老温、木华黎、哲别、博尔术、托雷、合撒儿以及孛儿只斤-铁木真……

    更多的骑兵,正在雁门关南面的山岭中静静地等待……

    这是女真人后防空虚的时刻。

    猛虎展露了獠牙。蒙古人的兵锋,会在不久之后,贯穿整个燕云十六州,直抵云中……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第九二九章 转折点(六)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