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赘婿 > 第九二三章 无归(下)

第九二三章 无归(下)

    夕阳将要落下的时候,长江江北的杜溪镇上亮起了火光。

    原本古色古香中的青石大宅里如今立起了旌旗,女真的将领、铁浮屠的精锐进出小镇内外。在镇子的wài wéi,连绵的军营一直蔓延到北面的山间与南面的大江江畔。

    往北凯旋的女真东路军领导层,此时便驻扎在江北的这一块,在每日的庆祝与喧闹中,等待着此次南征所掳的百万汉奴的完全过江。一直到得最近几日,热闹的气氛才稍有些冷却下来。

    有关于西南传来的情报,以宗辅、宗弼为首的高层将领们正在进行一次又一次的复盘与推演,并且随着消息的完善进行着认知的调整。远隔三千余里,这些讯息一度令凯旋的东路军将领们感到无法理解。

    纵然一直以来,东西两路军队、东西两面的“朝廷”都处于直接或间接的对抗当中,但突然听到宗翰等人在西南遭受的巨大挫折,东路军的将领们也不免产生兔死狐悲之感。比这种感觉更为强烈的,是西南方面出现了他们无法把握、无法理解之物的迷惑与不安。

    即便处于对立状态,偶尔产生大大小小的摩擦,偶尔要冷嘲热讽一番,但对于宗翰、希尹这些人的实力,东路军的将领们自认是有个概念的。便是在性情傲慢,见了希尹却总是外强中干的兀术这里,他也一直都是认可宗翰、希尹等人的厉害的,顶多是自己觉得并不逊色而已。

    完颜斜保三万人败于宁毅七千人之手,全军遭俘,斜保被斩杀于宗翰的面前。对于宁毅所使的妖法,三千里外的胜利者们是难以想象的,纵然情报之上会对华夏军的新火器加以陈述,但在宗辅、宗弼等人的眼前,不会相信这世上有什么无敌的火器存在。

    当然,新火器可能是有的,在此同时,完颜斜保应对不当,心魔宁毅的狡计百出,最终导致了三万人全军覆没的丢人惨败,这中间也必须归咎于宗翰、希尹的调配不当——这样的分析,才是最合理的想法。

    有宗翰、希尹的坐镇,女真的西路军固然是曾经纵横天下的班底。但在东面,除了宗辅、宗弼是以王子身份掌军,资历比不得宗翰、希尹这样的宿将,在他们麾下的,却大都是当初跟随女真军神完颜宗望征战的老将了。往日里对宗翰、希尹的肯定与尊重是一回事,但若是对方战败,这边的众人代入进去,却并不认为自己面对同样的战局就一定会失败。

    “……望远桥的全军覆没,更多的在于宝山大王的鲁莽冒进!”

    数日的时间里,对数千里外战况的分析不少,许多人的眼光,也都精准而毒辣。

    “……客军作战,面对狡黠阴险名满天下的心魔,完颜斜保选择的是全军突进。三万人马放弃地利而过河,明知宁毅慢吞吞地调兵是为了引其上钩,他却自恃兵力雄厚,径直迎上。傲慢地选用了宁毅精心挑选的战场,以为人多就能胜,他当宁毅是傻子么……”

    “……要说应对火器,先前便有着许多的经验,或是选取阴雨天进军,或是利用轻骑绕行破阵。我不曾看见宝山大王有此安排,此败咎由自取……”

    “……三万人于宁毅面前战败,确实是动摇军心的大事,但这样便不能打了吗?看看这请报上写的是什么!吹嘘!我只说一点——若宁毅手上的火器真有毁天灭地之能,剑阁之后山道蜿蜒,他守着山口杀人就是了嘛,若真有这等火器在我手中,我金国算什么,明年就打到云中府去——”

    “我看哪……今年下半年就足以平云中了……”

    “路途遥远,舟车劳顿,我有了此等毁天灭地之武器,却还如此劳师远征,路上得多看看风景才行……还是明年,说不定人还没到,咱们就投降了嘛……”

    一众将领对于西南传来的情报或是调侃或是愤怒,但真正在这消息背后逐渐酝酿的一些东西,则掩藏在公开的舆论之下了。

    暗涌正在看似寻常的水面下酝酿。

    透过水榭的窗口,完颜宗弼正远远地注视着逐渐变得昏暗的长江江面,巨大的船只还在不远处的江面上穿行。穿得极少的、被逼着唱歌跳舞的武朝女子被遣下去了,兄长宗辅在餐桌前沉默。

    “……这两日传来的消息,我始终……有些难以置信,宝山被杀于阵前,宗翰元帅……竟开始掉头逃亡,四弟,这不是他的性情啊,你何时曾见过这样的粘罕?他可是……与大兄一般的英雄啊。”

    宗弼看着外头:“……他老了。”

    “……之前见他,并未觉察出这些。我原以为西南之战,他已有不死不休的决心……”

    “他老了。”宗弼重复道,“老了,故求其稳妥。若只是小小挫折,我看他会奋勇向前,但他遇上了势均力敌的对手,宁毅打败了宝山,当面杀了他。死了儿子以后,宗翰反而觉得……我女真已遇上了真正的大敌,他以为自己壮士断腕,想要保全力量北归了……皇兄,这就是老了。”

    “也是。”宗辅想了想,点头道,“父皇起事时,不论面对多厉害的敌人,也只是冲上去便了,还有大兄……早些年的他们,哪里遇得上什么必胜之局,粘罕征战一生,到得老来会这样想也有可能……唉,我原以为谷神会劝住他啊,这次怎的……”

    “谷神又如何!”宗弼回过头,目光愤懑,“我给了他三万骑兵,他不给我带回去看我怎么对付他!”

    宗辅心中,宗翰、希尹仍有余威,此时对于“对付”二字倒也没有接茬。宗弼兀自想了片刻,道:“皇兄,这几年朝堂之上文臣渐多,有些声响,不知你有没有听过。”

    “文臣不是多与谷神、时老大人交好……”

    “希尹心慕汉学,汉学可未见得就待见他啊。”宗弼冷笑,“我大金于马上得天下,未必能在马上治天下,欲治天下,需修文治之功。往日里说希尹汉学精深,那不过因为一众兄弟叔伯中就他多读了一些书,可自我大金得天下之后,四方臣子来降,希尹……哼,他不过是懂汉学的人中,最能打的那个罢了!”

    “……”宗辅听着,点了点头。

    “说马上得天下,不可马上治天下,说的是什么?咱们大金,老的那一套,慢慢的也就过时了,粘罕、希尹,包括你我兄弟……这些年征战厮杀,要说兵力越来越多,武器越来越好,可就是对付区区一个武朝,拖得竟比辽国还久,为何?”他顿了顿,“宗翰、希尹的那一套,慢慢的也就过时了……”

    宗弼皱着眉头。

    “往日里,我麾下幕僚,就曾与我说过此事,我等何须在乎什么西朝廷,老朽之物,迟早如积雪消融。哪怕是这次南下,先前宗翰、希尹做出那凶悍的姿态,你我兄弟便该觉察出来,他们口中说要一战定天下,其实何尝不是有所觉察:这天下太大,单凭用力,一路厮杀,慢慢的要走不通了,宗翰、希尹,这是害怕啊。”

    宗辅也皱起眉头:“可征战厮杀,要的还是勇力啊。”

    “是要勇力,可与之前又大不相同。”宗弼道,“你我年幼之时,尚在大山之中玩雪,我们身边的,皆是家中无长物,冬日里要忍饥挨饿的女真汉子。那时候一招手,出去厮杀就厮杀了,因此我女真才打出满万不可敌之名誉来。可打了这几十年,辽国打下来了,大伙儿有了自己的家室,有了牵挂,再到征战时,振臂一挥,搏命的自然也就少了。”

    宗弼冷笑:“宗翰、希尹等人将此当成我女真一族的灭顶大祸,觉得失了这勇力,我大金江山便危在旦夕了。可这些事情,皆是人之常情啊,走到这一步,便是这一步的样子,岂能违背!他们以为,没了那身无长物带来的不要命,便什么都没了,我却不这样看,辽国数百年,武朝数百年,如何过来的?”

    “马上可得天下,马上不可治天下,这便是其中的道理!咱们金国人是没有二十年前那般光棍不要命了,可战场上的勇力,莫非真的只有光棍才能出来。战场上有军法、有激励、有训练,国家大了,还有那个什么……教化之功嘛,愿意为我大金冲阵的勇士,看的是我们如何找到办法,练出来嘛。”

    “宗翰、希尹只知向前,他们老了,遇上了大敌,心中便受不得了,以为遇上了金国的心腹之患。可这几日外头说得对啊,倘若宝山不是那般有勇无谋,非得把天时地利都让给宁毅,宁毅哪能打得如此顺利!他便是稍微换个地方,不要背靠一座孤桥,三万人也能够逃得掉啊!”

    “……皇兄,我是此时才想通这些道理,往日里我想起来,自己也不愿去承认。”宗弼道,“可这些年的战果,皇兄你看看,娄室折于黑旗,辞不失折于黑旗,银术可折于黑旗,宗翰于西南惨败,儿子都被杀了……这些大将,往日里在宗翰麾下,一个比一个厉害,可是,越是厉害的,越是相信自己之前的战法没有错啊。”

    “靠着一腔勇力奋勇往前,刚猛到了极点,固然打败了辽人,也打败了武朝,但对上宁毅这种刚柔并济的对手,最终还是一个接一个地吃了败仗。其实我觉得啊,说到底,世道在变了,他们不肯变,慢慢的,也就把路走尽了。二十年前,他们挥挥手说,冲上去啊,大家伙儿上去拼命了,二十年后,他们还是挥挥手说冲上去啊,拼命的人少了,那也没有办法。”

    他往日里性情傲慢,此时说完这些,背负双手,语气倒是显得平静。房间里略显寂寥,兄弟两都沉默了下来,过得一阵,宗辅才叹了口气:“这几日,我也听别人私下里说起了,似乎是有些道理……不过,四弟啊,毕竟相隔三千余里,内中情由为何,也不好如此确定啊。”

    “我也只是心中推测。”宗弼笑了笑,“或许还有其它情由在,那也说不定。唉,相隔太远,西南受挫,反正也是鞭长莫及,诸多事宜,只能回去再说了。无论如何,你我这路,总算幸不辱命,到时候,却要看看宗翰希尹二人,如何向我等、向陛下交代此事。”

    他说到这里,宗辅也不免笑了笑,随后又呵呵摇头:“吃饭。”

    实际上,说起宗翰那边的事情,宗辅宗弼表面上虽有焦急,高层将领们也都在议论和推演战况,有关于凯旋的庆祝都为之停了下来,但在私下里人们庆祝的心情并未停歇,只是将女子们唤到房间里**取乐,并不在公众场合聚集庆祝罢了。

    兄弟俩交换了想法,坐下饮酒取乐,此时已是三月十四的夜晚,夜色吞没了天光,远处长江上灯火点点蔓延,每一艘船只都运载着他们胜利凯旋的果实而来。只是到得深夜时分,一艘传讯的小船朝杜溪这边飞快地驶来,有人叫醒了睡梦中的宗弼。

    长江南面,出了乱子。

    一支打着黑旗名号的义军,潜入了镇江wài wéi的汉军营地,宰杀了一名叫做牛屠嵩的汉将后引发了混乱,附近俘虏有将近两万人的匠人营地被打开了大门,汉奴趁着夜色四散逃亡。

    “黑旗?”听到这个名头后,宗弼还是微微地愣了愣。

    女真人肆虐江南之后,各地百姓家破人亡,纷涌的义军打着抗金旗号的很多,但真正敢于对金人动手、而且因为有章法组织还能成功的,几乎已经没有了。一月里有人打着黑旗名号在江南聚拢流民,宗弼固然心中有数,但今日对方竟然跑来救人,还闹出了乱子……

    ……这黑旗莫非是真的?

    片刻之后,他为自己这片刻的迟疑而恼羞成怒:“传令升帐!既然还有人不要命,我成全他们——”

    为止凌晨,剿灭这支匪军与逃亡之人的命令已经传到了长江以南,尚未过江的金**队在镇江南面的大地上,再度动了起来。

    三月中下旬,何文所带领的华夏义军杀入女真营地,救下了近八千被俘汉民的消息在江南传开。女真人因此展开了新一轮的tú shā。而公平党的名号伴随着肆虐的兵锋与鲜血,在不久之后,进入人们的视野当中。

    同一时刻,一场真正的血与火的惨烈盛宴,正在西南的山间绽放。就在我们的视野投向天下四方的同时,激烈的厮杀与对冲,在这片延绵百里的山道间,一刻都不曾停歇过。

    为了争夺大金崛起的国运,抹除金国最后的隐患,过去的数月时间里,完颜宗翰所率领的大军在这片山间悍然杀入,到得这一刻,他们是为了同样的东西,要沿着这狭窄曲折的山道往回杀出了。进入之时凶猛而激昂,待到回撤之时,他们仍旧如同野兽,增加的却是更多的鲜血,以及在某些方面甚至会令人动容的悲壮了。

    无论在数千里外的人们置以何等轻浮的评价,这一刻发生在西南山间的,确实称得上是这个时代最强者们的抗争。

    “……喵喵喵。”

    接到从临安传来的消遣文章的这一刻,“帝江”的火光划过了夜空,身边的红提扭过头来,望着举起信纸、发出了奇怪声音的宁毅。

    “嘎?”她问,“怎么了?”

    “开玩笑……凶残、奸狡、疯狂、暴虐……我哪有这样了?”

    不远处,火焰在夜幕下的山道间轰然爆开、肆虐焚烧。

    “……王八蛋,污蔑我……”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第九二三章 无归(下)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