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赘婿 > 第九一四章 冰与火之歌(二)

第九一四章 冰与火之歌(二)

    笑声持续了许久,凉棚下的气氛,仿佛随时都可能因为对峙双方情绪的失控而爆开。

    凉棚下不过四道身影,在桌前坐下的,则仅仅是宁毅与宗翰两人,但由于彼此背后站着的都是数万的大军上百万甚至千万的人民,氛围在这段时间里就变得格外的微妙起来。

    宗翰是从白山黑水里杀出来的勇者,本身在战阵上也扑杀过无数的敌人,如果说之前显示出来的都是为将帅甚至为王者的克制,在宁毅的那句话后,这一刻他就真正表现出了属于女真勇者的野性与狰狞,就连林丘都感觉到,似乎对面的这位女真元帅随时都可能掀开桌子,要扑过来厮杀宁毅。

    而宁先生,虽然这些年看起来文质彬彬,但即便在军阵之外,也是面对过无数刺杀,甚至直接与周侗、林宗吾等武者对峙而不落下风的高手。即便面对着宗翰、高庆裔,在携望远桥之胜而来的这一刻,他也始终显示出了磊落的从容与巨大的压迫感。

    林丘盯着高庆裔,但在这一刻,他的心中倒是有着极其异样的感觉在升起。假如这一刻双方真的掀飞桌子厮杀起来,数十万大军、整个天下的未来因这样的状况而产生变数,那就真是……太戏剧性了。

    宗翰的手挥起在空中,砰的砸在桌子上,将那小小的竹筒拿在手中,高大的身形也霍然而起,俯视了宁毅。

    “……为了这趟南征,数年以来,谷神查过你的许多事情。本帅倒有些意外了,杀了武朝皇帝,置汉人天下于水火而不顾的大魔头宁人屠,竟会有此刻的妇人之仁。”宗翰的话语中带着沙哑的威严与轻蔑,“汉地的千万人命?讨还血债?宁人屠,此刻拼凑这等言辞,令你显得小气,若心魔之名不过是这样的几句鬼话,你与妇人何异!惹人耻笑。”

    “东西,我会收下。你的话,我会记住。但我大金、女真,无愧这天地。”他在桌前行了两步,大手张开,“人生于世间,这天地便是猎场!辽人残暴!我女真以区区数千人兴师反抗,十余年间覆灭整个大辽!再十余年灭武朝!中原千万人命?我女真人有多少?即便真是我女真所杀,千万之人、居富庶之地!能被区区数十万军队所杀,不懂反抗!那也是暴殄天物,死有余辜。”

    “宁人屠,你,说过这话。”

    宗翰一字一顿,指向宁毅。

    “到今时今日,你在本帅面前说,要为千万人报仇讨债?那千万人命,在汴梁,你有份tú shā,在小苍河,你tú shā更多,是你杀了武朝的皇帝,令武朝局势动荡,遂有我大金第二次南征之胜,是你为我们敲开中原的大门。武朝的人求过你,你的好友李频,求你救天下众人,无数的儒生劝你向善,你不为所动,嗤之以鼻!”

    “你,在乎这千万人?”

    宗翰缓慢、而又坚决地摇了摇头。

    “你不在乎千万人,只是你今日坐到这里,拿着你毫不在乎的千万人命,想要让我等觉得……悔不当初?言不由衷的口舌之利,宁立恒。妇人行径。”

    他最后四个字,是一字一顿地说出来的,而宁毅坐在那里,有些欣赏地看着前方这目光睥睨而轻蔑的老人。待到确认对方说完,他也开口了:“说得很有力量。汉人有句话,不知道粘罕你有没有听过。”

    “……说。”

    “君子远庖厨。”宁毅道,“这是中国以前有一位叫孟轲的人说的话,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意思是,肉还是要吃的,但是存有一分仁善之心很重要,倘若有人觉得不该吃肉,又或者吃着肉不知道厨房里干了什么事情,那多半是个糊涂蛋,若吃着肉,觉得弱肉强食乃天地至理,没有了那份仁善之心……那就是禽兽。”

    他只是坐着,以看禽兽的目光看着宗翰:“武朝的人,吃到了肉,忘了厨房里是有厨子在拿刀杀猪的,赶走了屠夫和厨子以后,口称良善,他们是蠢货。粘罕,我不一样,能远庖厨的时候,我可以当个君子。但是没有了屠夫和厨子……我就自己拿刀下厨。”

    “如果良善有用,跪下来求人,你们就会停止杀人,我也可以做个良善之辈,但他们的前头,没有路了。”宁毅缓缓地靠上椅背,目光望向了远处:“周喆的前头没有路,李频的前头没有路,武朝善良的千万人面前,也没有路。他们来求我,我嗤之以鼻,不过是因为三个字:办不到。”

    “所以从头到尾,武朝口口声声的十年振奋,到头来没有一个人站在你们的面前,像今天一样,逼得你们走过来,跟我平等说话。像武朝一样做事,他们还要被tú shā下一个千万人,而你们从始至终也不会把他们当人看。但今天,粘罕,你站着看我,觉得自己高吗?是在俯视我?高庆裔,你呢?”

    他说到这里,才将目光又缓缓转回了宗翰的脸上,此时在场四人,只是他一人坐着了:“所以啊,粘罕,我并非对那千万人不存怜悯之心,只因我知道,要救他们,靠的不是浮于表面的怜悯。你若是觉得我在开玩笑……你会对不住我接下来要对你们做的所有事情。”

    周围安静了片刻,随后,是先前出言挑衅的高庆裔望了望宗翰,笑了起来:“这番话,倒是有些意思了。不过,你是否搞错了一些事情……”

    “当然,高将军眼下要说我空口白言。”到得此时,宁毅笑了笑,挥手之间便将之前的严肃放空了,“今日的狮岭,两位之所以过来,并不是谁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方,西南战场,诸位的人数还占了上风,而就算处于劣势,白山黑水里杀出来的女真人何尝没有遇到过。两位的过来,说白了,只是因为望远桥的失利,斜保的被俘,要过来聊聊。”

    “没有问题,战场上的事情,不在于口舌,说得差不多了,我们聊聊谈判的事。”

    他突然转变了话题,手掌按在桌子上,原本还有话说的宗翰微微蹙眉,但随即便也缓缓坐下:“如此甚好,也该谈点正事了。”

    “正事已经说完了。剩下的都是杂事。”宁毅看着他,“我要杀了你儿子。”

    他一字一顿地说完这句,微微转身指向后方的高台:“等一下,就在那边,我的人会将完颜斜保押上去,我会当着你们这边所有人的面,打爆完颜斜保的头,我们会宣布他的罪行,包括战争、谋杀、qiáng jiān、fǎn rén lèi……”

    宁毅的话语如同机械,一字一句地说着,气氛安静得窒息,宗翰与高庆裔的脸上,此时都没有太多的情绪,只在宁毅说完之后,宗翰缓缓道:“杀了他,你谈什么?”

    “谈谈换俘。”

    “你杀了斜保,再谈换俘?”

    “杀你儿子,跟换俘,是两回事。”

    宗翰靠在了椅背上,宁毅也靠在椅背上,双方对望片刻,宁毅缓缓开口。

    “仗打了四个月,从你那边陆陆续续投降过来的汉军告诉我们,被你抓住的俘虏大概有九百多人。我在望远桥抓了两万多人,这两万人乃是你们当中的精锐。我是这么想的:在他们当中,肯定有很多人,背后有个德高望重的父亲,有这样那样的家族,他们是女真的中坚,是你的支持者。他们本该是为金国一切血债负责的主要人选,我原本也该杀了他们。”

    “但是今天在这里,只有我们四个人,你们是大人物,我很有礼貌,愿意跟你们做一点大人物该做的事情。我会忍住我想杀他们的冲动,暂时压下他们该还的血债,由你们决定,把哪些人换回去。当然,考虑到你们有虐俘的习惯,华夏军俘虏中有伤残者与正常人交换,二换一。”

    宁毅朝前方摊了摊右手:“你们会发现,跟华夏军做生意,很公道。”

    “我们要换回斜保将军。”高庆裔首先道。

    “斜保不卖。”

    “那就没得换。”高庆裔道。

    “那就不换。”宁毅盯着宗翰,看也不看高庆裔,双手交握,片刻后道,“回到北方,你们还要跟很多人交代,还要跟宗辅宗弼掰腕子,但华夏军中没有这些山头势力,我们把俘虏换回来,出自一颗善心,这件事对我们是锦上添花,对你们是雪中送炭。至于儿子,大人物要有大人物的担当,正事在前头,死儿子忍住就可以了。毕竟,中原也有无数人死了儿子的。”

    宗翰道:“你的儿子没有死啊。”

    “流产了一个。”宁毅道,“另外,快过年的时候你们派人偷偷过来刺杀我二儿子,可惜失败了,今天成功的是我,斜保非死不可。我们换其他人。”

    “没有斜保谁都不换。”高庆裔逼近一步。

    “那就不换,准备开打吧。”

    宗翰没有表态,高庆裔道:“大帅,可以谈其他的事情了。”

    “没什么事了。”宁毅道。

    宗翰盯着宁毅,宁毅也坐在那儿,等待着对方的表态,高庆裔又低声说了两句。事实上,这样的事情也只能由他开口,表现出坚决的态度来。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宁毅朝后方看了看,随后站了起来:“预备酉时杀你儿子,我原本以为会有夕阳,但看起来是个阴天。林丘等在这里,如果要谈,就在这里谈,如果要打,你就回来。”

    “是。”林丘敬礼应诺。

    宁毅的手指敲了敲桌面,偏过头看了一眼宗翰与高庆裔,然后又看了一眼:“有些事情,痛快接受,比拖泥带水强。战场上的事,向来拳头说话,斜保已经折了,你心中不认,徒添痛苦。当然,我是个仁慈的人,如果你们真觉得,儿子死在面前,很难接受,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提案。”

    他身体转正,看着两人,微微顿了顿:“怕你们吞不下。”

    “说来听听。”高庆裔道。

    “那接下来不要说我没给你们机会,两条路。”宁毅竖起手指,“第一,斜保一个人,换你们手上所有的华夏军俘虏。几十万大军,人多眼杂,我不怕你们耍心机手脚,从现在起,你们手上的华夏军军人若还有损伤的,我卸了斜保双手双脚,再活着还给你。第二,用华夏军俘虏,交换望远桥的人,我只以军人的健康论,不谈职衔,够给你们面子……”

    他的话说到这里,宗翰的手掌砰的一声重重地落在了木桌上。宁毅不为所动,目光已经盯了回去。

    “不要动气,两军交战你死我活,我肯定是想要杀光你们的,如今换俘,是为了接下来大家都能体面一点去死。我给你的东西,肯定有毒,但吞还是不吞,都由得你们。这个交换,我很吃亏,高将军你跟粘罕玩了黑脸白脸的游戏,我不打断你,给了你路走,你很有面子了。接下来不要再讨价还价。就这么个换法,你们那边俘虏都换完,少一个……我杀光两万人砌一座京观送给你们这帮王八蛋。”

    他说完,猛地拂袖、转身离开了这里。宗翰站了起来,林丘上前与两人对峙着,下午的阳光都是惨白惨白的。

    宁毅回到营地的一刻,金兵的军营那边,有大量的传单分几个点从树林里抛出,洋洋洒洒地朝着营地那边飞过去,此时宗翰与高庆裔才走到一半,有人拿着传单奔跑而来,传单上写着的便是宁毅对宗翰、高庆裔开出两个可供“选择”的条件。

    回过头,狮岭前方的木台上,有人被押了上去,跪在了那儿,那便是完颜斜保。

    他在木台之上还想反抗,被华夏军人拿着棒子毫不留情地打得头破血流,然后拉起来,将他绑好了。

    此时是这一天的申时一刻{下午三点半},距离酉时{五点},也已经不远了。

    这或许是女真如日中天二十年后又遭遇到的最屈辱的一刻。同样的时刻,还有更加让人难以接受的战报,已经先后传到了女真大营希尹、宗翰等人的手上。

    拔离速的兄长,女真大将银术可,在长沙之役中,殁于陈凡之手。

    而真正决定了长沙之战胜负走向的,却是一名原本名不见经传、几乎所有人都不曾注意到的小人物。

    ——武朝将领,于明舟。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第九一四章 冰与火之歌(二)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