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赘婿 > 第九〇〇章 大地惊雷(二)

第九〇〇章 大地惊雷(二)

    西南。

    时间回到正月初五,梓州城外,车马喧嚣。大概辰时过后,从前线扯下来的伤兵开始入城。

    积雪只是仓促地铲开,满地都是泥痕,坑坑洼洼的道路顺着人的身影蔓延往远处的山里。戴着红袖章的疏导指挥员让牛车或是担架抬着的重伤员先过,轻伤员们便在路边等着。

    头上或是身上缠着绷带的轻伤员们站在道旁,目光还在望着东北面过来的方向,没有多少人说话,气氛显得焦灼。有一些伤员甚至在解自己身上的绷带,随后被卫生员制止了。

    “我的伤已经好了,不用去城里。”

    伤员一字一顿,如此说话,卫生员一时间也有些劝不住,指战员随后过来,给他们下了死命令:“先进城,伤好了的,整编之后再接受命令!军令都不听了?”

    华夏军中,军令如山是从来不讲情面的规则,伤员们只能听命,只是旁边也有人聚拢过来:“上头有办法了吗?黄明县怎么办?”

    指战员便道:“第一师的骑兵队已经过去解围了。第四师也在穿插。怎么了,信不过自己人?”

    “咱们第二师的阵地,怎么就不能夺回来……我就不该在伤兵营呆着……”

    有人愤懑,有人懊恼——这些都是第二师在战场上撤下来的伤员。事实上,经历了两个多月轮番的鏖战,即便是留在战场上的战士,身上不带着伤的,几乎也已经没有了。能进入伤兵营的都是重伤员,养了许久才转变为轻伤。

    这些也都已经算是老兵了,为了与金国的这一战,华夏军中的政工、yú lùn工作做了几年,所有人都处于憋了一口气的状态。过去的两个月,黄明县城如钉子一般紧紧地钉死在女真人的前头,敢冲上城来的女真将领,不管过去有多大名声的,都要被生生地打死在城墙上。

    这是与覆灭了整个天下的女真人的气运之战,能将女真人打到这个程度,所有的将士心中都有着巨大的自豪感。即便伤痛缠身,战士们一天一天死守在城头也颇为艰难,但所有人心中都有一股不灭的气在,他们坚信,自己感受到的艰难,会十倍数十倍地反馈到对面敌人的身上,要撑到一边崩溃为止,华夏军从没怕过。

    他们这样的豪气是有着坚固的事实基础的。两个多月的时间以来,雨水溪与黄明县同时遭到攻击,战场成绩最好的,还是黄明县这边的防线,十二月十九雨水溪的战斗结果传到黄明,第二师的一众将士心中还又憋了一口气——事实上,庆祝之余,军中的指战员也在如此的鼓舞士气——要在某个时候,打出比雨水溪更好的成绩来。

    谁知道到得初四这天,崩溃的防线属于自己这一方,在后方伤兵营的伤员们一时间几乎是惊呆了。在转移途中人们分析起来,当察觉到前线崩溃的很大一层原因在于兵力的吃紧,一些年轻的伤兵甚至愤懑得当场哭起来。

    从初三的晚上到初四的上午,黄明县城争夺的惨烈无以言表。这中间最为自责的庞六安带着干部团连续六七次的往城头冲杀,被强行拉下来时全身都成了个血人,接到后方的强制撤退命令后他才肯最后撤出黄明县城。

    至初五这天,前线的作战已经交由第一师的韩敬、第四师的渠正言主导。

    从前线撤下来的第二师师长庞六安、参谋长郭琛等人还未回到梓州,第一批入城的是二师的伤员,暂时也并未察觉到梓州城内局面的异样——事实上,他们入城之时,宁毅就站在城头上看着侧前方的道路。参谋部中不少人暂时的上了城墙。

    梓州城内,眼下处于极为空虚的状态,原本作为机动援兵的第一师目前已经往黄明前推,以掩护第二师的撤退,渠正言领着小股精锐在地形复杂的山中寻找给女真人插一刀的机会。雨水溪一边,第五师暂时还掌握着局面,甚至有不少新兵都被派到了雨水溪,但宁毅并没有掉以轻心,初四这天就由军长何志成带着城内五千多的有生力量赶往了雨水溪。

    梓州全城戒严,随时预备打仗。

    宗翰已经在雨水溪出现,指望他们吃了黄明县就会满足,那就太过天真了。女真人是身经百战的恶狼,最擅行险也最能把握住战机,雨水溪这头只要出现一点破绽,对方就一定会扑上来,咬住脖子,死死不放。

    召jí huì议的命令已经下达,参谋部的人员陆续往城楼这边集合过来,人不算多,因此很快就聚好了,彭越云过来向宁毅报告时,看见城墙边的宁毅正望着远方,低声地哼着什么。宁先生的表情严肃,口中的声音却显得极为漫不经心。

    “……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好吗。我已经非常帅啦……嗯嗯嗯嗯……”

    “……人到齐了。”

    “嗯。”

    宁毅回过头来,手插在衣兜里,朝城楼那边过去。进到城楼,里面几张桌子拼在了一起,参谋部的人来了包括总参谋长李义在内的十余位,宁毅与众人打过一个招呼,然后坐下,脸色并不好看。

    “我主持会议。知道今天大家都忙,手上有事,这次紧急召集的议题有一个……或者几个也可以。大家知道,第二师的人正在撤下来,庞六安、郭琛他们今天下午可能也会到,对于这次黄明县失利,主要原因是什么,在我们的内部,第一步如何处理,我想听听你们的想法……”

    在座的或是总参负责实际事务的大头头,或者是关键位置的工作人员,黄明县战局告急时众人就已经在了解情况了。宁毅将话说完之后,大家便按照顺序,陆续发言,有人谈及拔离速的用兵厉害,有人谈及前线参谋、庞六安等人的判断失误,有人提及兵力的紧张,到彭岳云时,他提起了雨水溪方面一支投降汉军的暴动行为。

    “……雨水溪方面,十二月二十战局初定,当时考虑到俘虏的问题,做了一些工作,但俘虏的数量太多了,我们一方面要收治自己的伤兵,一方面要巩固雨水溪的防线,俘虏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被彻底打散。然后从二十四开始,咱们的后面chū xiàn bào dòng,这个时候,兵力更加紧张,雨水溪这里到初二居然在爆发了一次叛乱,而且是配合宗翰到雨水溪的时间爆发的,这中间有很大的问题……”

    “……我现在在想,没有抵达前线的完颜希尹,实际上对于女真人中的汉军问题,并不是完全没有防备。当他意识到这些军队不太可信的时候,他能怎么做?表面上我们看见他明确了赏罚,秉公办事让汉军归心,但在私下里,我认为他很可能早就选择了几支最‘可信’的汉军部队,私下里做了预防……”

    “……比如说,事先就叮嘱这些小部分的汉军部队,当前线发生大溃败的时候,干脆就不要抵抗,顺势归降到我们这边来,这样他们至少会有一击的机会。我们看,十二月二十雨水溪惨败,接下来我们后方叛乱,二十八,宗翰召集手下喊话,说要善待汉军,拔离速年三十就发动进攻,初二就有雨水溪方面的暴动,而且宗翰居然就已经到了前线……”

    彭岳云说着:“……他们是在抢时间,一旦归降的将近两万汉军被我们彻底消化,宗翰希尹的布置就要落空。但这些布置在我们打胜雨水溪一战后,全都爆发了……我们打赢了雨水溪,导致后方还在观望的一些汉奸再也沉不住气,趁着年关铤而走险,我们要看住两万俘虏,本来就紧张,雨水溪前方突袭后方bào luàn,我们的兵力全线紧绷,因此辞不失在黄明县做出了一轮最强的进攻,这其实也是女真人全面布局的战果……”

    整场会议,宁毅目光严肃,双手交握在桌上并没有看这边,到彭岳云说到这里,他的目光才动了动,一旁的李义点了点头:“小彭分析得很好,那你觉得,庞师长与郭参谋长,指挥有问题吗?”

    彭岳云沉默了片刻:“黄明县的这一战,机会稍纵即逝,我……个人觉得,第二师已经尽力、非战之罪,不过……战场总是以结果论输赢……”

    他说到这里,颇为纠结,宁毅敲了敲桌子,目光望向这边,显得温和:“该说的就说。”

    “我认为,当有一定处罚,但不宜过重……”

    宁毅点了点头,随后又让其余几人发言,待到众人说完,宁毅才点了点头,手指敲打一下。

    “我不废话了,过去的十多年,我们华夏军经历了很多生死之战,从董志塬到小苍河的三年,要说身经百战,也勉强算得上是了。但是像这一次一样,跟女真人做这种规模的大仗,我们是第一次。”

    他摆了摆手:“小苍河的三年不算,因为即便是在小苍河,打得很惨烈,但烈度和正规程度是比不上这一次的,所谓中原的百万大军,战斗力还不如女真的三万人,当时我们带着部队在山里穿插,一边打一边收编可以招降的军队,最注意的还是钻空子和保命……”

    “女真人不一样,三十年的时间,正规的大仗他们也是身经百战,灭国程度的大动员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说句实在话,三十年的时间,大浪淘沙一样的练下来,能熬到今天的女真将领,宗翰、希尹、拔离速这些,综合能力比起我们来说,要远远地高出一截,我们只是在练兵能力上,组织上超过了他们,我们用参谋部来对抗这些将领三十多年熬出来的智慧和直觉,用士兵的素质压倒他们的野性,但真要说用兵,他们是几千年来都排得上号的名将,我们这边,经历的打磨,还是不够的。”

    “但是我们居然骄傲起来了。”

    宁毅的手在桌上拍了拍:“过去两个多月,确实打得斗志昂扬,我也觉得很振奋,从雨水溪之战后,这个振奋到了极点,不光是你们,我也疏忽了。往日里遇上这样的胜仗,我是习惯性地要冷静一下的,这次我觉得,反正过年了,我就不说什么不讨喜的话,让你们多高兴几天,事实证明,这是我的问题,也是我们所有人的问题。女真爸爸给我们上了一课。”

    他稍稍顿了顿:“这些年以来,我们打过的大仗,最惨的最大规模的,是小苍河,当时在小苍河,三年的时间,一天一天看到的是身边熟悉的人就那样倒下了。庞六安负责很多次的正面防守,都说他善守,但我们谈过很多次,看见身边的同志在一轮一轮的进攻里倒下,是很难受的,黄明县他守了两个多月,手下的兵力一直在减少……”

    “至于他对面的拔离速,两个月的正面进攻,一点花俏都没弄,他也是安安静静地盯了庞六安两个月,不管是通过分析还是通过直觉,他抓住了庞师长的软肋,这一点很厉害。庞师长需要反省,我们也要反省自己的思维定势、心理弱点。”

    “另外还有一点,非常有意思,庞六安手下的二师,是目前来说我们手下炮兵最多最精良的一个师,黄明县给他安排了两道防线,第一道防线虽然年前就千疮百孔了,至少第二道还立得好好的,我们一直认为黄明县是防守优势最大的一个地方,结果它首先成了敌人的突破口,这中间体现的是什么?在目前的状态下,不要迷信器械军备领先,最最重要的,还是人!”

    宁毅说到这里,目光依旧愈发严肃起来,他看了看一旁的记录员:“都记下来了吗?”待得到肯定回答后,点了点头。

    “好,以这次战败为契机,从军长往下,所有军官,都必须全面检讨和反省。”他从怀中拿出几张纸来,“这是我个人的检讨,包括这次会议的记录,抄录传达各部门,最小到排级,由识字的指战员组织开会、宣读、讨论……我要这次的检讨从上到下,所有人都清清楚楚。这是你们接下来要落实的事情,清楚了吗?”

    到得此时,众人自然都已经明白过来,起身接受了命令。

    此时城池外的大地之上还是积雪的景象,阴沉的天空下,有小雨渐渐的飘落了。雨雪混在一起,整个气候,冷得惊人。而此后的半个月时间,梓州前方的战争局势,都乱得像是一锅bīng huǒ交织的粥,冰雨、热血、骨肉、生死……都被杂乱地煮在了一起,双方都在奋力地争夺下一个平衡点上的优势,包括一直保持着威慑力的第七军,也是因此而动。

    而直到二十以后,类似黄明县、雨水溪攻防战的平衡,也再未成型过。宁毅并未死守梓州,更为凶险的运动战、争夺战与犬牙交错的厮杀,在新的一年里迅速地展开了……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第九〇〇章 大地惊雷(二)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