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赘婿 > 第八七三章 人事癫狂 血色成长(下)

第八七三章 人事癫狂 血色成长(下)

    车队抵达梓州的时候,夕阳已经在天际降下,梓州的城头上亮着火把,城门开着,但出入城池的官道上并没有行人,宁曦带着一小队人在城门外的驿站边等待。

    由于刺杀事件的发生,对梓州的戒严此时正在进行。

    “对梓州的戒严,是借题发挥。”被宁毅召唤过来,上车行了礼寒暄两句之后,宁曦才说起城内的事情。

    梓州初降,当初又是大量华夏军反对者的聚集之地,第一波的户籍统计过后,也正好发生了宁忌遇刺的事情,如今负责梓州安全卫戍的军方将领召集陈驼子等人商议之后,对梓州开始了一轮戒严清查。

    “军队入城之时,对于城内百姓,并未为难,即便是当初与咱们有旧的,甚至是名单上列了号的,想要离开也是悉听尊便。如今登记的时间已经给了,离开的时间也给了,再不肯走也不肯去登记的,正好藉此机会清查一番,昨日上午到今日下午,躲在城内先前与华夏军有过血债的凶徒抓了六批,狗急跳墙,我们伤了几个人。”

    马车前行,宁曦平静地跟父亲说着城内的事态,随后道:“弟弟的伤没有大碍,吃了对方的拳脚,又故意用手臂挨了一剑,流了些血,但静养数日便能好过来,我未告诉他父亲你要过来的事,他此时可能已经睡下了,这次的事情,是我太过疏忽所致……”

    从车窗的晃动间看着外头街市便迷离的灯火,宁毅摇了摇头,拍拍宁曦的肩膀:“我知道这里的事情,你做得很好,不必自责了,当年在京城,许多次的刺杀,我也躲不过去,总要杀到面前的。世界上的事情,便宜总不可能全让你占了。”

    宁曦低着头,双拳按在膝盖上,沉默了好一阵,宁毅道:“听说严师傅在刺杀之中牺牲了。”

    宁曦点了点头,宁毅叹了口气:“严飚师傅以前在江湖上有个名头,叫做‘毒医’,但性格其实是极好的人,这一年多,我拜托他照顾老二,他也从不含糊。此后,他是我们家的恩人,你要记得。严师傅夫人早逝,在和登有一收养的女儿,今年……可能十岁出头,在学校中念书,往后该咱们家照顾了。”

    宁毅说起这些,每说一段,宁曦便点头记下来。此时的梓州城的宵禁虽然已经开始,街道上只见军人走过,但道路四周的宅子里仍旧传出各种各样的人声来,宁毅看着这些,又与宁曦闲聊了几句,方才道:“听聂师傅讲,以老二的身手,原本是不该被抓住的,他以身犯险,是这样吗?”

    宁曦微微犹豫,摇了摇头:“……我当时未在现场,不好判断。但刺杀之事猝然而起,当时情况混乱,严师傅一时心急挡在二弟面前死了,二弟毕竟年纪不大,这类事情经历得也不多,反应迟钝了,也并不奇怪。”

    长久以来,宁曦都知道父亲颇为关心家人,对于这场突如其来后来却戏剧收尾的刺杀,以及刺杀之中表现出来的一些不寻常的东西,宁曦有意为弟弟辩解几句,却见父亲的目光迷离于车窗外,道:“江南传来消息,营救司家人的行动失败了,剑阁恐怕游说不过来。”

    没料到父亲的话语忽然跳跃到这件事上,宁曦微微愕然,他往日里也只知道剑阁方面女真与华夏军两头在拉锯,但对于司忠显家人之类的事,未曾听说过。这时愣了愣:“……嗯?”

    宁毅笑笑:“待会再跟你细说,先去看看老二吧。”

    这句话定下了调,宁曦不再多问,此后是宁毅向他询问最近的生活、工作上的琐碎问题,与闵初一有没有吵架之类的。宁曦快十八了,样貌与宁毅有些相似,只是继承了母亲苏檀儿的基因,长得更加俊美一些,宁毅年近四旬,但没有此时流行的蓄须的习惯,只是浅浅的八字胡,有时候未做打理,嘴唇上下巴上的胡须再深些,并不显老,只是不怒而威。

    不多时,车队在医馆前方的道路上停下,宁毅在宁曦的带领下朝里头进去,医馆里的院子里相对安静,也没有太多的灯火,月光从院中银杏树的上方照下来,宁毅挥手遣散众人,推开房门时,身上缠了绷带的宁忌躺在床上,兀自呼呼沉睡。

    睡得极香,看起来倒是没有半点遭遇刺杀或是杀人后的阴影残留在那儿,宁毅便站在门口,看了好一阵子。

    ***************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造化,自己的修行。

    若从后往前看,武建朔十一年九月、十月间,女真已经浩浩荡荡地征服了几乎整个武朝,在西南,决定天下兴亡的关键大战即将开始,天下人的目光都朝着这边聚集了过来。

    这一年,十三岁的宁忌位于这暴风雨的中心,内心之中,也有着不亚于这场风暴的变化在聚集和酝酿。或许对于整个天下来说,他的变化无足轻重,但对于他自己,当然有着无法取代的意义。

    或许这世上的每一个人,也都会通过同样的途径,走向更远的地方。

    相对于之前跟随着军医队在各处奔走的时日,来到梓州之后的十多天,宁忌的生活是非常平静的。

    军医队征用的医馆位于城西军营的附近,稍加整修,依旧对外开放,许多时候甚至是对本地居民义务看病,除药品外并不多收钱物。宁忌跟随着军医队中的众人打下手,照顾药物,无事时便练武,军医队中亦有武者,也能对他指点一番。

    嫂子闵初一每隔两天来看他一次,替他收拾要洗或者要缝补的衣物——这些事情宁忌早已会做,这一年多在军医队中也都是自己搞定,但闵初一每次来,都会强行将脏衣服抢走,宁忌打不过她,便只好每天早上都整理自己的东西,两人如此对抗,不亦乐乎,名虽叔嫂,感情上实同姐弟一般

    兄长拉着他出去吃了两次饭,间中谈一谈最近时局的发展。接收了川四路北面各个城镇后,由不同方向朝梓州聚集而来的华夏军士兵迅速突破了两万人,随后突破两万五,逼近三万,由各地调集过来的后勤、工兵队伍也都在最快的时间内到岗,在梓州以北的关键点上构筑起防线,与大量华夏军成员抵达同时发生的是梓州原居民的迅速迁出,也是因此,虽然在总体上华夏军掌握着大局,这半个月间人来人往的许多细节上,梓州城仍旧充满了忙乱的气息。

    这样的气息,倒也并未传到宁忌身边去,兄长对他很是照顾,许多危险早早的就在加以杜绝,医馆的生活按部就班,倒像是梓州城中无人发觉的安静的角落。医馆院子里有一棵巨大的银杏树,也不知生存了多少年了,枝繁叶茂、沉稳雍容。这是九月里,银杏上的白果成熟,宁忌在军医们的指导下打下果子,收了备做药用。

    温暖怡人的阳光许多时候从这银杏的叶子里洒落下来,宁忌便蹲坐在树下,开始出神和发呆。

    这是少年人渐渐学会想事情的年纪,许多的疑问,早已在他心中发酵起来。当然,虽然外界残酷、愚蠢、不可理喻,在宁忌的身边始终有着家人的温暖在,他固然会在兄长面前发发牢骚,但整个情绪,自然不至于太过偏激。

    也是因此,到他成年之后,无论多少次的回想,十三岁这年作出的那个决定,都不算是在极端扭曲的思维中形成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像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九月二十二,那场刺杀的兵锋伸到了他的眼前。

    在那有着金黄银杏树的院子里,有刺客歇斯底里的投出一把钢刀,严飚严师傅几乎是下意识地挡在了他的面前——这是一个过激的举动,因为当时的宁忌极为冷静,要躲开那把钢刀并没有太大的难度,但就在他展开反击之前,严师傅的后背出现在他的面前,刀锋穿过他的心坎,从后背穿出来,鲜血溅在宁忌的脸上。

    此时,更远的地方有人在放火,制造出一起起的混乱,一名身手较高的刺客面目狰狞地冲过来,目光越过严师傅的后背,宁忌几乎能看到对方口中的唾沫。

    他的心中有巨大的怒气:你们明明是坏人,为什么竟表现得这般生气呢!

    就在那片刻间,他做了个决定。

    对方冲杀过来,宁忌踉跄后退,交手几刀后,宁忌被对方擒住。

    能够抓住宁毅的二儿子,在场的三名刺客一方面错愕,一方面欣喜若狂,他们扛起宁忌就走,亦用牛皮绳绑住了宁忌的双手。三人夺路出城,中途有一人留下来断后,待到依照计划从密道迅速地出城,这批刺客中幸存的九人在城外汇合。

    他们原本就是在梓州经营了数年的地头蛇,计划周详以快打慢,虽然风险大,但终于让他们捞到了成果。宁忌被其中一名高壮的汉子扛在肩膀上,手上、身上绑得严严实实,身上长短双刀自然也早被拿下,九人自认做了大事,接下来便是在华夏军形成大包围前迅速脱离,这个时候,宁忌也陡然发难。

    对于一个身材还未完全长成的小孩子来说,理想的武器绝不包括刀,相对而言,剑法、匕首等武器点、割、戳、刺,讲求以最小的出力攻击要害,才更适合孩子使用。宁忌自小爱刀,长短双刀让他觉得帅气,但在他身边真正的杀手锏,其实是袖中的第三把刀。

    那只是一把还没有手掌大小的短刀,却是红提、西瓜、宁毅等人冥思苦想后让他学来傍身的武器。作为宁毅的孩子,他的生命自有价值,将来虽然会遭遇到风险,但只要第一时间不死,愿意在短时间内留他一条性命的敌人居多,毕竟这是关键的筹码。

    宁忌自小苦练的,是藏于袖间、掌间的这把短刀,这中间还不只是武术的掌握,也夹杂了戏法的思维。到得十三岁的年纪上,宁忌使用这把刀,从袖间到掌间,甚至于拿着刀在对方面前挥手,对方都难以发觉。它的最大用处,就是在被抓住之后,割断绳子。

    九名刺客在梓州城外汇合后片刻,还在高度提防后方的华夏军追兵,完全想不到最大的危险会是被他们带过来的这名孩子。背负宁忌的那名大汉乃是身高将近两米的巨人,咧开嘴哈哈大笑,下一刻,在肩上少年的手掌一转,便划开了对方的脖子。

    人还在站着,鲜血喷涌而出,宁忌在空中翻下地面,飞到已全力掷出,直取对面一名女子的左眼,那女刺客身边还站着她的丈夫,下一刻啊的一声,脸上便是一片血光,她的左眼被刀光扫过,眼睛已毁,飞刀待过她的侧脸,人却未死。宁忌一落地,抄起一把钢刀便投入林中。

    众人追将上去,宁忌步履飞快,带着众人绕了一个小圈,冲回原地。其时那对夫妻尚在处理伤势,宁忌从后方冲出,照着躺在地上的眼伤女人的肚子便全力劈了下去,那丈夫仓促间将宁忌格挡开,宁忌借势往地上滚落,便展开最为刁钻的地躺刀照着那女人杀过去。

    地躺刀斩脚劈腿,本就难防,再加上宁忌身形不大,刀光更是凌厉,那眼伤女子同样躺在地上,宁忌的刀光恰到好处地将对方笼罩进去,女子的丈夫身体还在站着,兵器抵挡不及,又无法后退——他心中可能还无法相信一个养尊处优的小孩子心性如此狠辣——转眼间,双腿中刀,宁忌从他的腿边滚过去,直接劈断了对方的一对脚筋。

    他们又哪里能想通,虽然在许多事情上宁毅都关心孩子的心理成长,但在这样恶劣的战争环境下,对于战斗与自保的事情,没有人敢有所保留。自小教授宁忌武艺的要么是红提、西瓜这等经历过战阵的高手,要么是杜杀这样的狠辣人物,再或者陈驼子一般的邪道高手,对敌人的弱点利用起来是无所不用其极的。相对而言,似乎只有偶尔指点一下宁忌的陈凡,能带给他些许豪迈的气息。

    至于宁毅,则只能将这些手段套上兵法一一解释:金蝉脱壳、以逸待劳、趁火打劫、声东击西、围魏救赵……等等等等。

    宁忌对这些兵法早已烂熟于心,只是这一次才终于遭遇到如此多的敌人,运用出来。他砍了这对夫妻的脚筋,也不杀人,在其它几人急忙赶回前又迅速逃离,于树林之中伏击落单者。

    如此这般,待到不久之后援兵赶到,宁忌在树林之中又先后留下了三名敌人,另外三人在梓州时或许还算是地头蛇甚至颇有名望的绿林人,此时竟已被杀得抛下同伴拼命逃离。

    从梓州赶来的援手大多也是江湖上的老油条,见宁忌虽然也有受伤但并无大碍,不由得松了口气。但另一方面,当看到整个战斗的情况,稍加复盘,众人也不免为宁忌的手段暗自心惊。有人与宁曦提起,宁曦虽然觉得弟弟没事,但思考之后还是认为让父亲来做一次判断比较好。

    至于宁忌,在这件事后,反倒像是放下了心事,看过死去的严师傅后便专心养伤、呼呼大睡,许多事情在他的心中,至少暂时的,已经找到了方向。

    **************

    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在睡梦中下意识地醒过来,扭头望向一旁时,父亲正坐在床边,籍着些微的月光望着他。

    “爹,你过来了。”宁忌似乎没感觉到身上的绷带,欣喜地坐了起来。

    宁毅便连忙去搀扶他:“不要太快,感觉怎么样了?”

    “我没事了,睡了好久。爹你什么时候来的?”

    “没有多久,听说你出事,就匆匆忙忙地赶过来了,不过没告诉你娘,怕他担心。”

    “我没事,那些家伙全都被我杀跑了。可惜严师傅死了。”

    宁忌说着话,便要掀开被子下来,宁毅见他有这样的活力,反倒不再阻拦,宁忌下了床,口中叽叽喳喳地说他睡得太久,睡不着了,宁毅吩咐外头的人准备些粥饭,他拿了件单衣给宁忌罩上,与他一道走出去。院子里月光微凉,已有馨黄的灯火,其他人倒是退出去了。宁忌在檐下缓缓的走,给宁毅比划他如何打退那些敌人的。

    “听说,小忌你好像是故意被他们抓住的。”

    某一刻,宁毅微笑着问出这句话来,宁忌微微一愣,过得片刻,却点了点头:“……嗯。”

    “为什么啊?因为严师傅吗?”

    “严师傅死了……”宁忌这样重复着,却并非肯定的语句。

    “这些年来,也有其他人,是眼看着死在了我们面前的,身在这样的世道,没见过死人的,我不知道天下间还有没有,为什么严师傅死了你就要以身犯险呢?”

    宁忌沉默了片刻:“……严师傅死的时候,我忽然想……若是让他们分头跑了,或许就再也抓不住他们了。爹,我想为严师傅报仇,但也不只是因为严师傅。”

    少年坦坦白白,语速虽不快,但也不见太过迷惘,宁毅道:“那是为什么啊?”

    “爹,我这些天在医馆,过得很太平。”

    “你哥替你挡下了很多事。”

    “但是外面是挺乱的,很多人想要杀我们家的人,爹,有很多人冲在前头,凭什么我就该躲在这里啊。”

    少年说到这里,宁毅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只听宁忌说道:“爹你以前曾经说过,你敢跟人拼命,所以跟谁都是平等的。咱们华夏军也敢跟人拼命,所以即便女真人也打不过我们,爹,我也想变成你、变成陈凡叔叔、红姨、瓜姨那么厉害的人。”

    “……”宁毅沉默下来。

    “严师傅死的那个时候,那人张牙舞爪地冲过来,他们也把命豁出来了,他们到了我面前,那个时候我忽然觉得,如果还往后躲,我就一辈子也不会有机会变成厉害的人了。”

    “……爹,我就用尽全力,杀上去了。”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第八七三章 人事癫狂 血色成长(下)的精彩评论